•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1”和“0”的世界:尼基(Nicky Broekhuysen)专访

2011/4/7

在尼基(Nicky Broekhuysen)的艺术创作中,她运用“1”和“0”的黑色图章以及白纸来表现生命中各个方面的复杂性和矛盾。这位南非艺术家毕业于新西兰的奥克兰大学,之后来到上海发展她的艺术事业,2008年她又前往柏林,至今生活并工作在那。她广泛地探索了文化与哲学,借鉴二进制代码从根本上简化了她的视觉语言。尼基用这两种有节制低调的形态转化为基本的符号,表现了秩序、混乱以及生命的复杂性。她的个展“Between States,Into Light”日前正在柏林chic Pool画廊展出,来自ARTSlant的Ana Finel Honigman对这位艺术家进行了专访。

Ana Finel Honigman:“1”和“0”的图章代表了什么?

Nicky Broekhuysen:在我的艺术创作中,我赋予了“1”和“0”一种比喻意义。最主要的一方面当然是二进制的数字。在一个较为简单的层面上来看,这种二进制数代表了我们赖以生活和交流的数字世界。它们就像字母表一样发挥着作用。当把它们以一种特定的方式放在一起时,它们就能够形成带有实际意义的词语;当它们以一种特定的状态进行排列时,它们又能够携带意义和信息。毫无疑问,我们每时每刻都在通过这种二进制代码进行交流。

Ana Finel Honigman:你是如何使用这种语言的?

Nicky Broekhuysen:我将二进制代码用作对我们的思维、知识以及周围世界信息的隐喻,这样能够深化它们的意义。它们之所以吸引我,是因为它们虽然只是两个简单的元素,但却拥有能够表明任何事物和所有事物的可能性,这取决于如何排列它们。对于我来说,它们就是思维的建设之砖,任何时间都能够进行转变和再排列。这也是我作品中的一个主要概念:生命中的所有事物都处于不断变化的状态之中,变化总是不可避免的。

Ana Finel Honigman:这种二元并列的概念会降低生命的复杂性吗?

Nicky Broekhuysen:我个人很喜欢“1”和“0”的这种简洁单一。在我看来,越简单的事物越是拥有强大的力量。我同样也喜欢将“1”看作“有”而将“0”看作“无”这种悖论,我的作品和思想也涉及到了这样的方面。

===下一页===

Ana Finel Honigman:那么在纸上黑白结合的方式与这种二元并列又有什么联系呢?

Nicky Broekhuysen:黑色数字的形式即表现了“有”,它与白纸的空洞或者说是“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简单和复杂的悖论也同时展现了出来。当从远处观看这些作品时,它们的形态是简单明快的;但当你离得近了,你就会发现形态中的复杂性。这自然和生活中的很多方面都是如此。事实上对我来说,悖论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因为“有”必须在“无”的衬托下才能够存在,反之亦然。总之,我认为这是一种优美、简洁而又有力的宣扬我各种观念的方式。

Ana Finel Honigman:那么你对二进制代码进行了哪种程度的研究?你只是稍微参考了科学还是说你理性地投入到它的研究之中?

Nicky Broekhuysen:虽然我是一个艺术家,我从艺术的角度来阐释生活和我的作品,但我同样着迷于科学。我将科学用作我作品中的一个参考点,或是将它的定律或是方法用作隐喻。例如,在第一热力学定律中提到了能量的转换,那么能量在各种状态之间的转换吸引了我,我的作品也就出现了关于这种变化和可能性的内容。

Ana Finel Honigman:你认为当一位艺术家在创作一些非艺术主题的作品时,应该拥有多大的知识储备?

Nicky Broekhuysen:首先,我认为每一件事物都存在其“艺术”的一方面。艺术的魅力就在于它能够与任何一个东西合并,没有法则规定什么能或者不能进入一个“艺术的环境”。为了将科学与艺术结合起来,我认为需要在这两种传统意义上相悖的主题之间创造一次有力的交流。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