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回到未来:Williamsburg 2000艺术展

2011/4/7

Williamsburg 2000的一角,展示了折衷主义派在威廉斯堡艺术圈中普遍盛行的混合风格。

在观看了布鲁克林区布什威克的视觉艺术现场的成长、夺取了威廉斯堡作为这个城市艺术边缘的中心的力量之后,策展人Larry Walczak决定是时候举办一次展览来探索威廉斯堡近来的艺术传承了:Williamsburg 2000于日前在威廉斯堡Art101艺术空间开幕,包括梅勒迪斯·艾伦(Meredith Allen)、洛瑞·埃利森(Lori Ellison)、詹姆斯·埃斯贝尔(James Esber)、蒂莫西·格林菲尔德-桑德斯(Timothy Greenfield-Sanders)、洛伦·芒克(Loren Munk)、瓦尔特·罗宾逊(Walter Robinson)、沃德·雪莱(Ward Shelly)、亚当·西蒙(Adam Simon)和吉姆·托洛克(Jim Torok)等在内的68位艺术家参加了此次展览。展览集中表现了威廉斯堡开始于1998年、一直持续到2002年的“第二浪潮(second wave)”。

在此次展览上展出的大部分作品都是相对较近期的作品,这是因为Walczak建议艺术家们展出自己更新的作品。“我最不想做的事就是策划一些带有博物馆风格的展览。我认为现在这样的形式有利于为某些艺术家提供展出他们新作的机会。”Walczak还说:“随着这里的北部和南部都被转变成了大型购物中心的形式,因而举办一个类似于‘Williamsburg 2000’的展览是具有重要意义的,它是一种能够引起人们反思和记录形式。”

这是当地最大的一间画廊。

是什么扼杀了威廉斯堡的艺术?人们可以给出形形色色的回答,其中包括L train总是处于长期的维修状态下这一事实,这使得这片区域丧失了大量的观众。“Winkleman画廊的Ed Winkleman认为这导致了许多艺术空间迁往切尔西,甚至是迁往下东区。”

===下一页===

沃德·雪莱(Ward Shelley)的作品“Williamsburg Time Line”(2002)。

沃德·雪莱(Ward Shelley)的作品“Williamsburg Time Line”(2002)细节。它记录下了这一区域将近40年的艺术历史。整幅画作在大约10年前于Eyewash画廊开始创作。

吉姆·托洛克(Jim Torok)的作品“Night Out”(2006,左)以一种幽默的视角展现了迅速发展的威廉斯堡中心。劳拉(Laura Parnes)的作品“Untitled”(1992,右)来自系列作品“Chain Letter”,是此次展览少数创作于20世纪的作品中的一件。

左边是莎莉·门德尔松(Shari Mendelson)的作品“Light Green Bottle”(2011)和“Honey Bear Vessel”(2011),右边则是洛瑞·埃利森(Lori Ellison)的作品“Untitled”(2009)。

===下一页===

在展厅的后室,整个空间的氛围则显得更加私密。

托马斯·本特(Thomas Broadbent)、珍妮(Jeanne Tremel)、蒂莫西·格林菲尔德-桑德斯(Timothy Greenfeld-Sander)等人的作品。

威廉(William Powhida)的作品“Where Are They Now”(2011),它从一种非常主观的视角去分析了这里的艺术区域是如何进行转移的。

马尼·科塔克(Marni Kotak)的装置作品,是一种能够实现互动的多媒体触摸屏装置。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