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65座的小剧场”——重庆寅子访胡音

作者:陈琳2016/10/28

陈琳:近期寅子的计划是什么?

胡音:寅子小剧场自2015年起,有4个计划正在实施:1、青年导演驻地计划:每年邀请1-2名内地和香港的青年导演及团队到重庆进行驻地创作,与本土艺术家进行跨界艺术合作。2、城市变奏音乐创作系列:邀请来自各国的音乐家,与本地音乐家合作的当代音乐创作系列。3、“on the spot实验艺术节”,双年展。4、中日舞台创作计划,与东京座 . 高原寺剧场艺术总监、日本黑帐篷运动创始人佐藤信合作的三年创作计划。

陈琳:此次为什么请草台班来演出《世界工厂》呢?寅子都与哪些团体合作过呢?

胡音:《世界工厂》是巡演 , 重庆寅子剧场是其中一站,也是草台班第四次拉练的其中一站。和草台班的合作缘于2011年寅子剧场从胡音工作室搬到3楼,扩大3倍后的我们在重庆还在寻找剧场的方向。草台班的现场给了我们一个提醒,关注底层,关注平凡人,关注当地生态。每次演出他们都会邀请一些当地的居民,让他们走进剧场。

我愿意推荐世界工厂给重庆本土的创作者们,作为记录剧场这种大陆为数极少的进行此类创作的群体,草台班对世界工厂的创作方法和拉练是非常有价值的。

陈琳:寅子的发展可有地方政府相关文化政策的支持?与本地其他文化创意基地、艺术中心等可有合作?

胡音:此前我们所在的501艺术园区会有租金补贴,在我们启程时,补贴会让我们看得更长远,今年开始,租金补贴也全面取消了,剧场开始进入困境。自2014年起寅子剧场开始项目制作,作为出品方的压力使剧场仅有的运营资金更加紧张,保持财政稳健是我每时每刻思考的问题。剧场的艺术审美与现有话剧商业市场的冲突,会让我们不断去寻找和商业合作的的可能。

所以,建立与高校及其他艺术中心的关系尤为重要。除了与驻渝的各大领馆都有合作的项目以外,与重庆大学、四川美术学院、西南大学、重庆师范学院、重庆工商大学等也有不同程度的合作。例如,与四川美术学院影视动画学院合作,胡音担任2015中国首届高校实验戏剧双年展执行策展人,寅子剧场作为此次展览的主要协办机构。

陈琳:想起一段台湾小剧场文化诊断:“台湾小剧场经过80年代末狂热后,逐渐转向教育与NGO化,这过程也清洗了小剧场那种政治启蒙、次文化、脏乱而有活力的、反叛的、无理性的实验,也对所有激烈的形式消毒,在台湾政府的文艺补助政策下,社区转向(community turn)变成主流。” 对于西南地区,重庆的小剧场文化,你还想和我们分享哪些么?

胡音:在戏剧发达的德国,热衷小剧场的观众也只占5%。戏剧在中国既不可能发展为大众文化,更不可能成为运动。至于麻花们的上市,证明影视剧挣钱才是正理儿。

小剧场,现场艺术里最具活力的空间形态,可以在文艺创作上占领高地。

因为自己一股脑把活全干了,在创作题材上,可以找到自己语言,不用和主旋律太挂钩。

因为在重庆黄桷坪,没有传统戏剧的束缚,更多是从视觉出发的新系统,有利于我们开创全新的创作模式——集体创作。

因为重庆相对空间成本低,我们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剧场可以实现公演和创排,我们不需要走北京上海走过的路(走了也是白走),我们和欧洲、和亚洲、甚至南半球的——澳洲对话,我们用西南土壤里的营养长出自己的姿态。

引用一段介绍寅子剧场的开场白作为结尾

西南第一家民营小剧场。毗邻四川美术学院老校区,位于中国当代艺术西南重镇——黄桷坪创意园501艺术基地内,场地面积约300平方,在一个旧时的废弃烟草仓库建筑里,团队自行完成了剧场的所有改造任务,小剧场的每一件家具与陈设均留下了我们的辛勤痕迹。可移动的钢架舞台、不锈钢砖砌壁炉,当代艺术家作品及老家具混搭成独特的方形围合空间。

寅子剧场自2010年成立,执力于以剧场为核心的新型舞台创作,主张各领域创作的跨界实验。自2013年起剧场自主推出第一个独立制作项目“on the spot”,涉及实验戏剧、实验音乐、哑剧、诗歌音乐四个单元。2014年剧场进入制作元年,即将推出西南新剧场创作计划,2015驻留计划,期待有更多创作诉求的创作群体的加入,期望“寅子”呈现别样的勃勃生机。

返回顶部
机构合作:
媒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