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现场   |    访谈   |    讲座   |    作品   |    聚会

邱瑞祥:兔子,巢穴和谷仓

记者:张跃晖  2017/3/20    摄影师:王艺戈
视频地址:

站台中国很荣幸向您宣布,继2014年“自视”个展后,艺术家邱瑞祥最新个展“兔子,巢穴和谷仓”将于2017年3月17日至4 月30日在站台中国展出。本次展览由策展人鲁明军策划,在他看来,艺术家三年来的“重复劳作”创作过程中,寻找着一种可能的“新意”,这种“新意”的参照不是别的,其实就是他自身。


一如既往,三年来邱瑞祥极少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也很少关心外界在发生什么,始终将自己“锁”在自己的世界里,保持着一种不闻不问的态度和不疾不徐的节奏。此次展览的新作中,一个明显的变化是,邱瑞祥试图摆脱单一的视觉纵深,诉诸一种平面感,背景由于被涂平,而独立于前景中的人和物,也不再受单一视觉系统支配,多维度的交织成了画面空间的基本结构。这样一种尝试并非源自某个理由,也不受谁的影响,而是来自他重复的工作或序列性的实践。这样一种方式在艺术史上也并不鲜见,但对邱瑞祥而言,重复本身并非基于某种观念的实践,而是试图接近日常的一种工作习惯,他将其称为一种普通的、平常的“重复劳作”。


“兔子”、“巢穴”和“谷仓”是常出现在邱瑞祥画面中的母题,它们都源自他的生活经验和记忆的瞬间,与艺术家的工作、生活也不乏意义的关联,我们甚至可以在三者之间建立或想象一条解释链,不妨将三者分别指向艺术家、绘画(工作室和工作方式)与日常生活的经验,但对于邱瑞祥来说,它们之间却常常处在一种困境当中:他希望跳出画外,但实际又总是在“原地”爬行;他期待能够“脱离”工作室,但工作室已然成为一种语言媒介,渗透在他的实践中;而作为营养容器(或“谷仓”)的日常经验,同时也会成为感知的障碍。因此,无论是形式、风格的单一,还是晦暗的色调本身,它既是一种偏执的个性,也可能是一种体认的“局限”。不过,我们亦发现,在他持续的、重复的实践和尝试中,这些形象已渐渐淡出了原初的意义系统或象征逻辑,而是作为一个客观的物,或作为他“微缩舞台”上的一个道具出现,有时候,甚至被强行带入另一个纯形式系统中。或许,这是他走出困境、摆脱“局限”的重要一步——吊诡的是,他似乎又很享受这样一种“困境”或“局限”。


分享到:
相关视频
品牌合作
机构合作
媒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