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现场   |    访谈   |    讲座   |    作品   |    聚会

原地前进

记者:张跃晖  2017/3/8    摄影师:王艺戈
视频地址:

当代艺术界的精英们总是繁忙奔波于世界各个角落的画廊、博物馆开幕,艺术博览会以及双年展。艺博会疲惫演变成双年展疲惫,双年展疲惫演变成一种对艺术的循环疲惫,以至于人们在不知不觉中,掉入一个永无休止的重复和不适的循环;它是一种从未到达的崩溃的预兆。有些人选择疏远,而有些人则幻想着去破坏、颠覆当前的秩序,以便在艺术行业变成像数据输入、电话营销或口腔诊所那样按部就班的行业前,有所变革。艺术界的从业者通过那些无论从视觉还是感官上都像是购物中心一样的艺博会中寻求庇护,来缓解这种全球性的艺术迁移所带来的痛苦,与此同时,艺术家们却被放逐到了荒芜的郊区。艺术,正如同世界上的很多其他事物,美好的风景总是伴随着污染。生产与消费的特征无可避免地存在于当代艺术的精神中。这就是现状。

人们必须认识并参与到此现实状况,以便向前迈进。但某种相对粗糙的肌理仍然存在于这种循环中,它还不像是资本流通那样平滑顺畅,而我们试图从其永无休止运动中的静止片刻,寻找到希望,至少是一份创造上的激发。在这种艺术职业化的道路中,我们反问自己,是什么能够产生出人意料的作用,又是什么能带来一片肥沃的土壤以增长新的观点,推动我们前行?

我们可能还认为我们的同行与盟友会对可能性保持中立态度。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种接受异化的可能,或者是怀旧式逃离与加速交错所带来的新的通路。那些逃回到想象中的时间胶囊里的人认为艺术总是纯粹和激进的,他们的呐喊让我们意识到想象与现实的格格不入。拒绝接受转变与不认同改变,是两回事。在冰冷湿滑的表面下,既无法改变,又无法找到自己的立足点,只能是看着周围一切消解于空气中讽刺般地接受。

这个项目为另类的可能性提供了希望。在北京,讽刺与怀旧都不是合理的选择,我们转向更直接的构成——生态的,气候的,建筑的以及经验的。我们同时面对各方面的压力:心理的、经济的以及意识形态层面的。我们并不否定资本主义的积极作用,也不认为解构权利并将其推到逻辑的终点是唯一的解决办法。相对而言,我们更容易去表达不去做什么,而难以对我们共同在面对的事情达成共识。潜在的策略多种多样,从大规模地逃离现实,到否定艺术作为一种有意义的行为开始,都可以作为假设。如果过去永远不能重复,未来永远不会到来,那么当下的每个时刻将成为一种政治行为。这个前进将永不停息。

在新的艺术世界以及新世界里,我们面临着新的问题。你是否认为自己软弱无能?想要做好人是坏事吗?混沌和重复可以是相加的,也可以是相对的。有些艺术家,他们不选择抵抗或勾结串通,而是利用混沌的特性将其变成一个循环封闭的系统。也有些艺术家既不选择肯定或否定,而是去提高整个系统的混乱的水平,以抵制想放弃的倾向。但是否这种混乱会导致崩溃,亦或导致我们更加意识到我们的世界是如何运转的?或最后只是形成一种纯个人的,充满主观泡沫的平行世界?当混乱成为一种策略,规则充其量仅仅是建议。


分享到:
相关视频
品牌合作
机构合作
媒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