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现场   |    访谈   |    讲座   |    作品   |    聚会

眼见为虚

记者:张跃晖  2017/1/15    摄影师:王艺戈
视频地址:

如若从媒介技术的发展角度看,1946年应当作为新媒体技术的元年,世界上第一台计算机“ENIAC”在这一年诞生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严格意义上说,此后方才有了发生新媒体艺术的可能。但诚如新媒体艺术理论家列夫·马诺维奇(Lev Manovich)提出的三点主张所说:新媒体是持续存在的文化惯例和软件惯例的混合;新媒体是一种伴随着每一个新的现代媒体和通信技术早期阶段的美学;新媒体是现代主义先锋派的编码,新媒体就是元媒体。由此可见,新媒体作为一种美学价值,实际上已经先于新媒体技术的产生而暗含于社会文化惯例和现代主义先锋派的艺术理念内。本次展览正是试图在上述理论基础上呈现以下问题:


第一,把新媒体艺术放在整个艺术史框架内加以对待,把新媒体艺术所造成的沉浸效果与透视法所造成的视错觉并题讨论。将之看作文艺复兴以来,作为科学的透视法在二维平面上造成视错觉感官效果的一种延伸。

第二,把把新媒体作为一种思维方式加以对待。

从艺术媒介史的发展角度看,新媒体和以往一切艺术创作媒介并无二致,都是一种创作工具,因此追求媒体技术之“新”不能看作是新媒体艺术的根本目标。但新媒体又与以往任何一种艺术媒介有着本质区别。原因在于,当代社会已然成为媒介的社会,新媒体的应用渗入生活的点滴缝隙,这是以往任何时代的艺术媒介都不具备的社会条件。尤其是这一社会情境下所产生的新媒体思维方式,投射到艺术家的作品中,它就不仅仅是新媒体艺术的,更影响了一切媒介的艺术形式。在这些作品的背后,我们应该看到新媒体时代对于人类思维方式的重塑,以及在艺术上隐约呈现的一种新美学,涉及到数字、精确、共存和共享。换言之,这才应该是新媒体艺术之所以能够称之为“新”的根本原因。


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如上所述,新媒体技术对于人类社会的改造是全方位的。我们可以预见,在不远的将来,虚拟和现实之间的界限将越发模糊,二者的范畴也将越发重叠,直至合二为一。这预示了成熟阶段的新媒体社会的最大特点——虚拟即现实。我认为,这既是新媒体思维的产生语境,也应该是新媒体艺术的一条美学圭臬。


分享到:
品牌合作
机构合作
媒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