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现场   |    访谈   |    讲座   |    作品   |    聚会

一封陌生听众的来信:一次关于爱的严肃推论(虚构)

记者:张跃晖  2016/10/28    摄影师:王艺戈
视频地址:

来自演讲者的自述:


那天收到一封听众来信,一封关于爱的信,却几乎不带着任何爱意,甚至充满了针对爱的困惑与失望,愤怒与控诉——以至于几乎涵盖了所有爱的话题,随着缓慢的阅读,这封信逐渐变成了一部关于爱的百科全书。


从对于奥古斯都(Saint Augustin)世界之爱(dilectores mundi)的嘲弄,到对于中世纪骑士之爱(the Knight Love)的冷漠,以及对于浪漫的启蒙之爱与革命的激进之爱的轻蔑,再到对于爱的无能(Michel Houellebecq式的)的同情,信变得越来越厚,越来越无法区分其中的字体、页码与语法——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其中一页中他/她承认自己最讨厌的一句话就是Lauren Berlant的那句:No One is Sovereign in Love。


然而我认为他/她是极敏锐与“当代”的,因为他/她甚至对于代表爱的数字——“1”与“2”——都产生了极度的排斥(“‘3’或者“3+”的关系为什么是不可能的?)。这引起了我的兴趣,因为这里明显将爱作为了一种思辨的对象(speculative object),希望从爱的彼-此关系中推演出“更多”——一种试图将其从普世/排他的二元话语中拯救出来的赌博。所以我决定努力答复这封信,却不知从而说起——因为归根到底,爱一直是某种持续与语言对抗的物质。



分享到:
品牌合作
机构合作
媒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