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现场   |    访谈   |    讲座   |    作品   |    聚会

赵赵 ZHAO ZHAO

记者:张跃晖  2016/9/6    摄影师:王艺戈
视频地址: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荣幸地宣布,将于9月3日推出赵赵近十年来最为重要的同名个展“赵赵 ZHAO ZHAO”,呈现《塔克拉玛干计划》、《西装》及《刀》三件全新的作品。展览由崔灿灿担任策展人。

2015年10月,赵赵在新疆开始实施《塔克拉玛干计划》。他和30余人的工作团队由北京出发,带着100公里的四芯电缆和一台冰箱,行驶近4000公里,抵达塔克拉玛干沙漠北部后,将其用改装后的“探路者号”沙漠车运往沙漠。为了通过严格的检查制度,赵赵扮演成包工头、广告片导演等角色,不断与人周旋。到达轮台镇后,他们从维吾尔族生活区中接通电源,以此为起点,将电缆往沙漠中心方向延伸。全程耗时23天,共使用了10台变压器,以减少低压电能的输送损失。电缆尽头,一台装满新疆啤酒的双开门冰箱成功地被通电打开,在空旷无人的沙漠腹地运行了24个小时。而后100公里电缆、变压器和冰箱一同被运回北京,电缆被严格按照冰箱的高度1.86米切割打捆。整个计划的实施耗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与财力。对于赵赵来说,项目运行的经费来源、与维族居民的沟通、长距离电缆的铺设方式等等每个环节都是他主动参与、介入社会的方式。

作品《西装》的产生源于赵赵全家赴美前,去北京连卡佛购买的一件价值近十万元的Dolce&Gabbana西装。这件奢侈品引发了他与父母意见分歧的一幕。在看到这件西装时,赵赵的父亲惊诧于一件衣服竟然标注如此高的价格,赵赵的母亲则认为只要给她三千元就可以做出一件一模一样的衣服。赵赵意识到这件西装会引发出三种不同的观念,于是主动引导了事件的延续发展。他当场买下这件西装,父亲勃然大怒,继而拂袖而去。回家后,他让父亲以擅长的方式写一篇对此事的看法,赵赵的父亲撰写了一篇近万字的论文,题为《从一件衣服说起》。他又给了母亲三千块钱采买材料,仿制新的西装。透过一篇文章和两件衣服,家里三个人的形象立体鲜活起来,观念冲突的产生原因、关于价值的评判标准、人与社会的关系等问题由此延展开来。

“英吉沙刀”以原产地塔里木盆地西部的英吉沙县命名,这种工艺佩刀的历史长达400年之久。对于游牧民族来说,它是重要的生活用具和装饰配件,也是抵御危险的象征与自我保护的工具。而现在,这种传统小刀也成为逐渐被消失的历史记忆。从2009年开始,赵赵陆续在新疆各地向当地人收集使用过的“英吉沙刀”。7年时间里,他从不同的个体与家庭中收到了1000把刀。与此同时,赵赵还拍摄了一部纪录片来记录收集过程中遇见的人,发生的故事。在展览中,他把这些曾经私人化的物品汇集到一起,变成面向公众展出的作品《刀》。

策展人崔灿灿在展览论文《咫尺与天涯》中写道:“2016年9月,当《刀》、《西装》与《塔克拉玛干计划》在展厅里作为缺一不可的整体出现时。它一方,承载着赵赵在过去十年中所经历的种种限制与斗争,自我折磨与较真,行业的干扰和不断的出走,这其间他出唱片、编画册、做空间、拍摄记录片;另一方,这个展览有控制,也有放任,有幸运,也有沉重。在而立之年,一个恰当的时机,在一个决绝的时刻,赵赵为无数过去的时刻,搭建了一个新的结构”。

回到新疆后,赵赵开辟出在北京的艺术体制内无法施展的问题,结束了被制度消耗的状态。得益于跟社会较劲、跟自己较劲的态度,他创造的实验情境大胆而鲜活。这些作品中行动与实践的力量愈发凸显出来,做什么、怎么做对于他的重要性超过了文本与概念。赵赵如此说道:“这个展览是一个真正的发布,也是对自己在系统中要做什么的较量,你活成一个什么样的人的较量,但它必须是具体的、可见的”。


分享到:
相关视频
品牌合作
机构合作
媒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