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现场   |    访谈   |    讲座   |    作品   |    聚会

宗宁个展:落水狗

记者:黄利粉·  2015/7/2    摄影师:王艺戈
视频地址:
个展对于艺术家而言,不只是展出个人作品,它像是对具体个人的叙述,它呈现的是这个人的身份、状态、处境,和他作出的种种回应,类似于自我的传记、絮语和念想的混杂体。在叙述的结构里,作品只是个人生活形态的折射,展厅不过是呈现片断信息的标本,就像一只蜜蜂,在完成给花朵的授粉后,只有离开,回到蜂巢,给予生存的回馈,周而复始。

宗宁在草原和新兴的工业城市长大,他的父亲支边到乌拉盖,后又举家迁往乌海,这一代人的童年多数相像,虽然物质匮乏,但依然有着美好的回忆和简单的乐趣。2001年,宗宁从小县城来到北京,一直住在地下室,他读过美院,带过画班,做过家教、网站,接过行活,也给艺术家做过助手,生计成为他首要面对的问题。艺术创作在那时只是无意义的消耗,它的资源过剩而不愿死去,却又要用诸多方法苟且而活。跨过一扇现实的铁门,童年的美好不再如初。

2011年宗宁搬到五环外的黑桥,那里像另一版的圆明园画家村,居住着上千个在现实的拮据和幻想之间徘徊的艺术家,生存环境甚至不如他老家的那个县城,虽然它位于家人眼中的国际都市北京。这里动荡、不安,忍耐中隐藏着某种可能发生的希望。在长达几年的时间里,宗宁在自己简陋、杂乱的工作室墙面上,狂热的涂抹各种与真实生活并不相符的场景,并用相机记录下自己和它之间的关系。在那些被反复覆盖的画面中,他有自己的情感,并不受外界影响,创作虽然不能带来世俗的功效,但这对于宗宁却是极为重要的,它可以摆脱偏见的束缚,有一份自由的决定权,可以穿越时空,在枯燥和乏味的生活中喝的烂醉,与毫无起色的现状相比,他的放肆和压抑,让人有些起敬,也有些无望。

相比现实的廉价结构,宗宁的创作有着逼迫式的冲击力,他给自己的处境增添了一些新的想象支架,对白和思想间的弹跳,即兴演奏的狂想,自然而然的欲望韵律。各类日常物品和美学形态组成了一片扭曲生长的丛林,相互牵制,彼此依存。画面中有插肩而过的故事,虚张声势的怪异,人们能感觉到动物的燥热,身体的变异生长,闻到骷髅、血液和腐烂的味道,听到那些肉的撞击和人的吼叫,也感觉到那种永远不能涤除的消沉与肮脏。这些场景像他之前住过的那间昏暗的地下室,沾染这里的地气,混杂着似是而非的现实信息。或者说,这个场景更接近于现实本身,生长于现实的逻辑之上,一个在劣质生活中抗争的,无人生还的废墟。

在布展的20天里,每一天都发生着变化,遗留下一个絮语式的含混场景。它包含着诸多信息,在一扇铁门所区隔的两个世界中,真实而又分裂的记述了一个人的此地与多年。像是一个凝固的时刻,疯狂,荒谬,坚毅的在野地中蔓延。每个人在这个状态中,都能看见每把叉子尖上戳着什么:我们渴望拥有的和失落的自我。也许,只有在这个贫穷、落魄,屈耻而又荣光的时刻,就像一条落水狗在岸边抖落皮毛时,我们对世界的认识才更为彻底。
分享到:
相关视频
品牌合作
机构合作
媒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