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现场   |    访谈   |    讲座   |    作品   |    聚会

“非法”的快感花絮

记者:黄利粉  2015/6/8    摄影师:王艺戈
视频地址:
和艺术家一起工作,每次都是遭遇战。说像一场战争,真是不为过。

作为优良的展场工作者,我一直秉承着不着调的风格,微小的努力着。艺术家们不是,他们负责做大事,要影响艺术,影响社会,影响时代,要影响等等等等。

这种使命感,根本不是一个职业规划,基本靠命定。

所以,我还是觉得人人不可能都是艺术家。

艺术家倒有可能是人人。

原弓说他要待在西安一阵子,要当些日子的蹦蹦车司机,还要深入他们的江湖门派。

我羡慕着呢,虽然心底里相当不满于贤良,可行为上规矩的很。这就是大多数,是王小波说的那种蔫儿坏的沉默的大多数。

这完全展现了原弓的伟岸。当然,不能光是当蹦蹦车司机就伟岸了,那中国的伟人也就不是一个两个了。而是成为发现问题,并阐述问题的少数人,是一种能量。

远几年前街上的摩的,后来路上跑的蹦蹦,似乎都是非法的运营团伙。要成为其中一员,像是满足了渴望犯错这种奇异心理。

这次在美术馆现场生产出来的作品,很难用文字还原这些出错综复杂的关系。我更希望每个人都有参与这样一场展览的体验。坚持看文到此的童鞋,推荐去看看视频。文字对艺术而言基本都是听说,听说这事对艺术而言,是不靠谱的。还是看看实物,才好点赞。

不过,无论他之前的占领安全岛,还是这一次女人的欧洲,从“非法”占领,到蹦蹦车的“非法”营运,说起这些“非法”的事,原弓一改严肃的面孔。

这不是我第一次给原弓的展览工作,却是第一次发现他如此有意思的一面。平常他都气场强强的,非常严肃的对待展览,我感觉工作起来压力山大,并默认他属性是天蝎座。

可这次他一脸笑嘻嘻的给我们唱着秦腔的“我要占领你的家,我要占领你的床,我要花光你的钱...”实在让人忍俊。

唱的像是为了一个笑场,其实却很戏谑的唱了全体的怪现象——我们生活的疆土上,到处都是“非法”。有些自顾自,有些心照不宣。

但原弓的“非法”是大张旗鼓的。

不得不承认,原弓是个张狂的大叔,这让后生绝对是羡慕嫉妒恨。年少轻狂是因了很傻很天真,年长的张扬可就是天赋了。

按他的说法,他活的为了肉体给精神留的这点儿时间,自我创造自我的历史。比起要宏伟的影响世人的艺术家,原弓更善心诚实要做好自己。但菲利普·考特尼先生说的更美一些“原弓选择的飞行器,介入城市的舞者,不同的视角感知,从身体之外感知。”

想来做艺术家真是好的,犯事儿犯的光明正大,让大家看的真真切切。

分享到:
相关视频
品牌合作
机构合作
媒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