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市场   |    展览   |    热点   |    人物

加布里埃尔·莱斯特(Gabriel Lester)

作者:赵喻姗  2014/1/12    来源:artspy艺术眼

加布里埃尔·莱斯特(生于1972年2月6日,阿姆斯特丹)是一位视觉艺术家,导演,在阿姆斯特丹和上海生活、工作。他的实践围绕音乐,电影,空间装置,表演艺术,雕塑,建筑,摄影和散文创作。受电影艺术和建筑学影响,莱斯特从90年代中期开始进行创作,并成为使观众理解这个不断被新技术和大众媒体所重塑的世界的桥梁。他曾在各大重要机构和双年展展出过作品,包括dOCUMENTA (13)(2012)、2013年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立陶宛展馆的展览,并赢得了国家馆的特别提名奖、利物浦双年展(2008)、纽约现场艺术双年展(2009)、第29届圣保罗双年展(2010)、斯德哥尔摩Konsthall画廊(2006)、伦敦Bloomberg Space艺术空间(2007)、阿姆斯特丹Fons Welters画廊(2008)、伊斯坦布尔Rodea画廊(2010)以及鹿特丹Boijmans Van Beuningen美术馆等。

他的艺术作品,电影和装置都源于一种讲述故事并构建出支持这些故事的环境或提出它们独特的叙述性演绎的欲望。早年这种欲望引领莱斯特去创作散文以及作电子乐。后来,在学习了电影艺术和美术之后,他的艺术作品成为一种排除了必要的胶片或录像机使用,却又具有电影摄影术特征的形态。与电影艺术相类似,他的实践开始包含一切可以想象的媒介,在时间和空间中展开。他的作品提供一段紧凑的时间段,这段期间同时可能包含含蓄的叙事或明晰的视觉效果。但它们几乎从不传达任何明确的信息或是单一的想法,而是提供一种与世界联系的途径,展现世界是如何被呈现的,以及是什么机制和成分组成了我们对世界的知觉和理解。通过对事物的剖析,编辑,分割,重组和强制性的观看方式,莱斯特期望观众被吸引并参与进来。总而言之他的艺术作品暗示着理性的知觉与奇幻的想法这二者的结合。

加布里埃尔·莱斯特作为一个有着作曲和叙事电影制作背景的艺术家在谈论他的装置作品实践时说道:“首先我的作品基本上可以归结为一种作曲的概念。”尽管他强调不要只遵循一种审美,莱斯特作品的基本组织框架是使用建筑空间,通过戏剧性的音乐和灯光产生叙事并制造出各种视觉幻象。他的部分电影装置以一种悬置表现对观众角色的质疑,而其他作品则更直接地与魔术或表演的假象这些意象产生联系。莱斯特的著名作品还包括从几层墙面上切割出不同形状,称之为Gordon Matta-Clark签名产品更加带有叙事性的版本。

The Physical Expression of Potential,frieze art fair,2011

The Future Chasing Past the Present,2009


Detail

我们知道在电影发明后不久,这种崭新的视觉媒介就展现出在娱乐性和艺术性上的巨大潜能。尽管为人所熟知的摄影术早已更新了人们对知觉和再现的概念,但电影又带来了全新的感受,在由摄影术所开拓的接近完全写实的表现与再现疆土上,电影引入了动态元素,展现了更高层次的现实主义。

最初的电影被作为一种对事件的文献记录或展示魔幻表演,视觉幻象及群众行为这些奇观的媒介而存在。当电影的戏剧功能被开发后,便迅速成为一种传播故事的媒介。但尽管电影为建构和创造戏剧性叙事提供了各种各样的新技巧——剪辑,机位的设置于运动变换——却还缺少同步的声音或对白。实际情况是,不论电影如何革新戏剧的叙事方式,在它刚出现的头30年是完全没有对话或相匹配的声音的。

全新而非凡的影视媒介会吸引众多好奇的观众,甚至吸引投资者去参与制造叙事电影的图像,而早期的先锋电影人却已意识到一部电影的配乐-——或者说是配音——需要成为对白或其他声音的补充。自电影蓬勃发展以来拥有高超技术的天才型当代作曲家不断被邀请参与电影的制作。知名作曲家包括Rachmaninov, Il'yinsky and Zamecnik等都在事业初期就加入到电影制作中去,创造了许多新型的乐曲和作曲方式。

在大约1901至1929年间,默片的制作就为我们这个时代提供了一些最为引人注目的实验性作曲。不同于为配合视觉艺术所作的音乐,早期的默片配乐的创作是为了使其成为一种听觉的视觉性诠释。聆听早期默片配乐会使你直接产生视觉上的联想,它的叙事性直接关系到某一戏剧性场景,有时甚至不需要任何视觉提示来补充。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友荐云推荐
品牌合作
机构合作
媒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