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市场   |    展览   |    热点   |    人物

伦敦Frieze的VIP预展日中的八个想法

作者:Sarah Douglas(马姗姗)  2013/10/18    来源:galleristny

英国卫报的预览

1.这个一年一度的艺术博览会的开幕当天(10月16日)的贵宾邀请减少了20%,这是为了使这里的气氛安静一些,或者更有利于艺术观赏和购买,但其实今年的博览会跟去年似乎能量相同。通常的那些有权力的参与者都在场,包括希腊收藏家Dakis Joannou,Norman和Nora Stone,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收藏家。“今年我们邀请的人当中来得更多了”,博览会主任Amanda Sharp说。

2. Lisson 画廊的展位上有一个大型的丹·格雷厄姆(Dan Graham)的作品,这是这个画廊带来此次博览会的唯一一件作品,继Gavin Brown画廊只带了一件乌尔斯·菲舍尔(Urs Fischer)的烟盒到2006年的巴塞尔迈阿密艺术博览会上之后,这是单独作品展位的又一次尝试。

3.又有一家画廊以极少主义的方法达到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效果。高古轩画廊的展位,简单的放了五个来自杰夫·昆斯大型作品(雕塑和一件绘画),那肯定是开幕日出镜率最高的区域了。这似乎是艺术博览会对销售来说跟强化图像和品牌的效果一样的观点的有力论证。

4. Michael Werner画廊的展位也吸引了众多人群和相当数量的摄影爱好者,因其来自已故的詹姆斯·李·拜尔斯(James Lee Byars)的表演作品。四个演员穿着一件黑色的服装。一个表演者的发型加上这长袍,使他看起来像是一个出家和尚。这件作品首次于1968年在纽约的Green画廊亮相。那时候,观众被邀请可以轮流穿上这个服装并进行表演。安迪·沃霍尔曾经拍过这个作品一次,但是拒绝穿它。

The Byars piece at Werner.

5. Frieze大师作品展(The Frieze Masters fair),去年在摄政公园被推出,涵盖了2000年之前的艺术作品,已赢得许多好评。今年的伦敦Frieze变小了,而大师作品展却有所扩张,新增了一些参展商。昨天,有些经销商就说道这两个在伦敦的博览会之间的比较,而大师作品展以其典雅的装饰似乎拔得头筹。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赞同这种伦敦Frieze的设计中所做的更改。一位经销商,他要求匿名,就非常抱怨这个新的灰色的外观纤维地板,说它看起来灰溜溜的,而且显得很脆弱,并表示,如果你从博览会的一端推出一个高尔夫球,他怀疑它甚至会被弹起来。

6. 然而,贵宾预览日就已经卖了很多东西了。拿某些画廊来说,他们可真强大。在位于洛杉矶的Blum & Poe画廊展位上,经销商Tim Blum在来自朱利安·霍伯(Julian Hoeber),村上隆和其他人的作品周围指指点点;在Frieze开幕的两个小时内他就卖出了10个作品。在Michael Werner画廊那边,总监Gordon VeneKlasen说画廊卖得这么好他都很惊讶,甚至是在50万美元这个档位上——他已经卖掉了来自西格马·波尔克(Sigmar Polke)和詹姆斯·李·拜尔斯(James Lee Byars)的多件作品——他觉得这个价格档位对于这个一直以新鲜和新兴作品为主推对象的博览会来说其实挺高的。

7. Frieze项目区的委托艺术品系列,在某些人看来,则不一定受益于这个只有一个展览空间的博览会。在过去的几年中,项目区被安排在主场帐篷周围,被视为展位体验提供的一种补充。今年,项目区被划为了像是画廊的专门的区域,可是里面的作品却每天都会换一次。在VIP预展日,是来自丽丽·雷诺·杜瓦(Lili Reynaud-Dewar)的一个特别的项目,她身穿全白,躺在一张其中心有个黑色液体喷泉类东西的床上,阅读色情文本。

8. Frieze是2003年在伦敦推出的,那时候的艺术世界还没这么被活动所驱动,它现在已经成为了拥挤的国际艺术博览会日历中的一部分。我们经常听到“艺术博览会疲劳”的讨论。当被问及这一弊病,Sharp女士说,令她感到欣慰的是,Frieze伦敦和Frieze纽约已经具备了如此强烈的身份特质,而且纽约那边更是在相对短的时间内做的了这一点。在博览会疲劳的年代看博览会的未来,她说,“最终会有一次大盘点,这是无可避免的。有的博览会继续保持国际,也会有的会变得更加本地化,而且这也不一定是件坏事。”

A project by Lili Reynaud-Dewar.

分享到:
如需转载请注明艺术眼编译
责任编辑:春月
相关新闻
友荐云推荐
品牌合作
机构合作
媒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