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市场   |    展览   |    热点   |    人物

安塞姆·基弗:艺术是艰难的,可不是娱乐

作者:廖冬云  2011/12/13    来源:99艺术网

安塞姆·基弗

安塞姆·基弗的作品多产是惊人的。这周五,他签署了购置米尔汉姆区核电站的协议,这座废弃的核电站位于德国科布伦茨附近。与此同时,基弗,作为德国最富盛名的战后当代艺术家将举办他在伦敦的首次大型个展,整个展览安置在伦敦南部白立方最新开放的近1.1万平方英尺的空间里。

基弗的艺术非常严肃,作品中总是充斥着神秘象征及政治隐喻。展览主题“Il Mistero delle Cattedrali”取自Fulcanelli写于1926的一本书,书中讲述了一位精通炼金术的传奇人物的故事,并提到了暗含着从圣人时代到二战期间的种种想法的代表性画作和雕塑。

查尔斯·萨奇骂得很对,他说的不就是他自己么

“艺术是艰难的,”这位66岁的艺术家很坚定地说道,“它可不是娱乐。能真正就艺术说点什么的人太少了,真的很有限。当我面对一个新艺术家的作品时,我总要留给自己时间来深思,问自己这是否是艺术,而买艺术跟理解艺术关系不大。”

基弗很是怀念70、80年代的收藏家,比如像GAP服装店创始人唐纳德-费舍尔这一类的,他们在收藏一件艺术品时要花上将近一年的时间来做出是否购买的决定。基弗绝不允许自己的作品被送去拍卖,甚至拒绝和他的代理画廊一同讨论艺术市场。

尽管如此,基弗得到了像Simon Schama这样的评论家的认可,被称为“无处理琐事的能力”,是自1953年乔治·布拉克之后第一个作品永久在卢浮宫展示的艺术家,但基弗认为相比较达明安·赫斯特那样称自己做的是“反艺术”的艺术家,他自己是地下的。

但是,他又费尽力气解释“反艺术”也是艺术的一种。“ 艺术本身包含有某种自我毁灭的成分,”基弗说道,“达明安·赫斯特是一位伟大的反艺术家,他很率性地走向苏富比,直接卖掉自己的作品,”当然这是赫斯特在2008年干的事儿。基弗接着说道:“他那样是摧毁艺术,但是在做这样一件很夸张的事情时,本身就很艺术。我欣赏这样的行为,而苏富比在那两日里比以往挣得更多了。”事实上,赫斯特那次拍卖挣到了9300万英镑,几乎与此同时雷曼兄弟破产,具体时间是2008年9月15日、9月16日。

听起来基弗感觉就像是出生于黑森林,但自1991年以来他就一直住在法国,他很认同查尔斯·萨奇认为艺术界庸俗不堪的评价。“他在说他自己,不是么?”基弗大笑着说道,“当今社会,艺术变得时髦起来了,它成为了一种投机买卖,而这是萨奇开启的。”

德国人总是试图忘掉过去,可没过去哪有未来

展览是从基弗第一件著名的作品“占有”开始的,画面呈现了一位学生在整个欧洲不同的区域里向纳粹行礼,在这件作品里,基弗在拷问德国与它沉重的过去之间的联系;而展厅的另一间屋子展出了4件描绘柏林腾珀尔霍夫机场的作品,该机场建于1927年,纳粹曾企图将此作为通往欧洲各地的出口,阿尔伯特-斯皮尔重新设计这一机场,但2008年时这里关闭了。事实上在建筑师诺曼·福斯特看来,这个机场可以称为“机场之母”。

“德国人总是试图忘记过去,有一个新的开始,但没有过去怎么可能到达未来。”基弗说道。同时,他埋怨道:“有人说腾珀尔霍夫机场有时装秀,简直是胡说。还有办公室,溜冰场。真是无稽之谈。我给柏林文化部写过一封信,说‘在教堂里,你不会骑自行车’。我告诉诺曼-福斯特,他认为我应该为这一尊贵的场所做点东西的。例如,他们若把那里给我,我会邀请5到10个艺术家,我们能一起在那做些事儿,或者办办展览,或者直接让它成为像巴黎勒布尔热那样的私人机场。”

但是却没能这么做。基弗认为主要原因在于德国人无法区别纳粹建筑和纳粹艺术。“纳粹艺术的确很可怕,太无聊了,但是30年代的建筑可不那么德国化,那属于建筑的时代。斯皮尔是个糟糕的政治家,但是他是个很棒的建筑师。”

基弗还认为统一后柏林应该按照斯皮尔为希特勒设计的线型图进行重建的,这种方式类似于乔治欧仁·奥斯曼受拿破仑三世委任为巴黎现代化所做的设计,正是那样才有了今天的巴黎。“但是在德国这样做太难了,德国人有很多的禁忌。”基弗认为柏林墙也该作为一种纪念完整地保留起来,他说道,“至少保留部分柏林墙,以及东西两侧的一直空着的地方。我深信空虚之境其实是最棒的东西。”这次白立方的展厅也展出了关于启示、重建、炼金术尺度、斯图卡式轰炸机以及向日葵等大量的图片,有些很直观,而有些则需要深入挖掘其象征意义。

按原计划,其中有一件作品是要安置在美术馆外墙的,但在最后一刻这一决定被推翻了。“那里来往的人太多啦,”基弗说道。但基弗并不担心作品被公众破坏,“他们可以触摸,可以吐口水,我都不在乎。”

事实上,他的作品总是暴露在日光之下,历经自然洗礼。比如说从他的一幅绘画中探出来的巨大的生锈的卫星天线。

政治交由女人来搞更好,男人比不了的

基弗表示目前发生在欧洲的骚乱总是影响着他的思考和他的作品试图表达的含义,“但是你并不能一下就从作品中发现这些,我不是个日常的政治艺术家。”

他很欣赏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我感到很高兴,这样一位女士能掌握政权,我觉得女人能做得更好,我们男人比不了的。”他说道,“默克尔可能没想过要这么魅力非凡,她做事很传统,很普鲁士,但这的确很打动我。她决意要拯救欧洲,为此我也要祝贺她。”

基弗很赞同欧洲一体化,聊起这个话题很起劲。“从文化的基准上来看,我们需要欧洲,”他说,“只有德国并不好。”他认为他将欧洲作为像美国那样的一个整体来看待,版图下有法国、波兰也有德国,这些就像是一个个独立的州。基弗认为:“这样来看,并不会使这些区域失去作为独立个体的魅力。欧洲是一个大的政治组织,然后才有了所有的这些国家。这不是很棒么?我们需要欧洲是一种很艺术的存在,同时也是一种政治存在,现在默克尔正在正确的道路上。”

购买核电站有那么惊奇么,我一直都在这样做

那核电站是怎么回事呢?基弗坦然自己被公众对他购买核电站的反应逗乐了,他觉得那是他一直在做的事,他说道:“我买过旧的工厂,改装后我就搬进里面了,后来我又放弃了,把那工厂让给了一些收藏家,这些事情我在德国和法国南部都有做。”

他表示自己做出这一决定跟福岛核战危机毫无关系,自己并不是因为这个的影响才这么做的,站在核电站冷却塔里的感觉才是“压倒性”的理由。“那里很棒,就像是万神殿一般。用它来做点什么对我自己而言是一次挑战,因为本身它就已经很棒。”

或许,这也是他直面过去的使命的一部分。“在德国,不再发挥功能的建筑,人们总喜欢摧毁它,推倒了,夷为平地。这并不好。这些旧的建筑应该被保留,因为他们还可以扮演这样一个角色,能够教给我们一些东西。我很反对摧毁所有核电站这样的想法,我告诉他们‘如果你们要那么干,可以全部卖给我’。”

据悉,安塞姆·基弗此次在白立方柏孟塞街的展览将持续至2012年2月26日。

分享到:
如需转载请注明艺术眼编译
责任编辑:陈颖
相关新闻
友荐云推荐
品牌合作
机构合作
媒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