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市场   |    展览   |    热点   |    人物

板起面孔

作者:黄燎原  2008/12/31    来源:artspy艺术眼
  我很小的时候就是个版画的发烧友,我是因为看小人书(连环画)爱上版画的。上中学时读袁水拍译的《聂鲁达诗选》,聂鲁达(Pablo Neruda)是我最热爱的诗人,给聂鲁达画插图的万徒勒里(Jose Venturelli),也成了我第一个热爱的版画家。后来是珂勒惠支(Kathe Kollwitz)、韦伯(C. C. Webb)、古元、李桦、彦涵。当我对民间传统木版年画感兴趣的时候,我跑遍了中国去收老艺人的板子。
  版画的历史十分悠久,它的出现与印刷术有关,而它的启蒙则更早,应该和绘画、文字、雕刻(青铜纹样、石像、瓦当等)同时。 由于它所具有的特殊的流行性(一版多张、携带方便等),在人类早期的文化传播与交流中曾起到过非常积极的作用。版画的品种很多,有木版、铜版、铅锌版、石版、丝网版等。早期版画主要用于宗教传播、科学制图、书籍插图、年画刻印等,而在当代,版画又有了新的发展——艺术家借用这种古老的形式,完成独立的创作,它已成为一种新鲜(相对而言)的艺术品种,并作为艺术家的“原作”而存在,这次参加展览的版画都属于这个范畴。
  “板起面孔”在中国语文中是个双关语,有两层含义,其一是所谓的“本意”,即指版画创作时,在木板上雕刻出面孔;其二是引伸义,指某人因生气而做出的严肃态度。
  在中国现在艺术越来越不严肃的年代,“板起面孔”是一种嘲讽,是一种态度,自相矛盾又自我解嘲。当学术非常学术时,学术就已经变得不学术,在走下坡路,就如同道德,道德是一个两面词,是一把双刃剑。“板起面孔”说教,还是“板起面孔”玩笑,于今都已不重要,都是同样的结果,就像这个社会里,有丢人的就一定有偷人的,能量守恒,攻守平衡,十分“公道”。这是一个严肃也幽默、幽默也无聊、无聊也还行的娱乐年代,所以不必太认真,不妨拿肉麻当有趣、拿村长当干部,娱乐自己,娱乐人民。艺术进入娱乐时代,一定是一种进步,虽然历史的进步时常是伴随着文明倒退的脚步而来的。“板起面孔”进入艺术的娱乐时代,我们的脸就永远轻浮于比云还轻浮的表面上,这也是我看到的中国现在艺术的现实。
  中国的“前卫艺术”从开始至今已历20几个春秋,“85新潮”、“后89”、“玩世”、“政治波普”、“艳俗”,思潮满天,流派彻地,中国艺术家在西方建立了自己理想的王国。有人做过一个调查,说中国现在架上艺术家的国际价位,已经全面接近甚至超过了西方现在艺术家,而中国艺术家的成长空间依然巨大,天空任鸟飞。
  这次展览所选择的艺术家,大多都是中国现在艺术中名声鼎沸的柱梁,在我看来,他们的作品虽然仪态万千,但都还属于诚心之作,无愧于他们生活的时代。我抱着娱乐的态度解读和解构他们,除了因为这是我一贯的“非学术态度”,还因为他们也大概是抱着同样的态度游戏风尘的。这就是时代风尚,这就是时代精神,这就是中国现在艺术。正因为“板起面孔”不说明什么问题,所以“板起面孔”才成为一个话题。
  大规模集结中国现在艺术代表性艺术家在海外的版画联展,这还是第一次。为什么这么多优秀艺术家的版画作品长年被忽略甚至被遗忘了呢?很简单,因为版画不是艺术家的主流创作。在艺术家成名前,版画不是玩意儿,而在艺术家成名后,版画又犹如鸡肋。其实,版画是艺术家创作的延伸。每个艺术家创作的时间和才华都是有限的,要想把有限的生命更大地投入到为人民服务中去,又要让人民满意,版画和印刷品是不可或缺的。而版画还是一个原作的概念,数量不多,因为艺术家的亲笔签名而获得价值。现在,买画买的就是一个签名,一字真的就值千金。对版画作品的忽略,是中国艺术界长期以来的一个顽疾,安迪?沃霍的一幅数以百计的版画,动辄已经数万数十万美刀。很多艺术家在把他们的油画代表作制成版画时,是很费了一番工夫,甚至是重新“动了刀子”的。更何况很多艺术家的版画作品,是没有油画原稿,版画就是“一度创作”的。
  当然,也有另外的一种情况。尽管参加此次展览的这些艺术家中,有不少人是毕业于美术学院版画系的,比如方力钧、周春芽、宋永红、忻海洲、徐冰、苏新平等,但作为一门学科的版画,与他们已经没有多少关系了,他们赖以成名的不是油画就是雕塑或装置,版画是闲情偶寄,是天上掉下来的煮熟了的鸭子。对于有些人而言,版画这种农副产品,更纯粹就是一种生计。我之所以要策划这个展览,也有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个。
  版画无论作为这些成名艺术家的“第二创作”还是“第二桶金”,都是值得研究和把玩的,因为好玩。作为“第二创作”,版画没有什么学术的压力,以轻松的心情面对未来,它化解了中国“前卫艺术”的苦大愁深,在国际上为中国摘掉了一穷二白的帽子,也淡化了“红色社会主义”的背景,让中国的现在艺术更多地呈现出艺术原本的样貌。作为“第二桶金”,版画为商业目的而创作,无论从价格还是样板上,它都更接近民众,虚荣而且艺术是百姓通往艺术殿堂的一条康庄大道,它为文化的普及与传播做出了和祖宗们同样的贡献。另外,版画就是版画,它既不是油画,也不是雕塑和其他,它有自己的韵味和价值,它特立独行。
  版画皆印于纸上,到目前为止,纸艺术的收藏仍然被认为是世界上最靠谱的收藏,它的保存周期和质量都值得信赖。而对中国现在艺术中版画的收藏,更有其特殊意义。这批作品称得上是中国现在艺术中的第一批版画创作(以“85新潮”划分),从图式上,它们反映了中国现在艺术的大致风貌,甚至是精华的部分。由于参加这个展览的大多数艺术家,都有着良好的国际大展经历和公共与私人收藏记录,又由于很多参展作品都是艺术家代表性作品的再创作,也由于有些作品是艺术家的早年创作所剩无几,还由于部分艺术家的版画作品本身就有着被大英博物馆、MOMA等著名机构收藏的履历,使得这批作品得天独厚、卓尔不群。如果从类型收藏的时间的角度上看,或许收藏这样一批版画作品,比收藏这批艺术家的其他作品更具先锋性。
分享到:
如需转载请注明艺术眼编译
责任编辑:测试者
相关新闻
友荐云推荐
品牌合作
机构合作
媒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