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即将开幕   |    今日开幕   |    今日闭幕   |    已闭幕
北京   |    上海   |    广州   |    其他

深紫——何岸个展

展览日期:2017.03.18 至 2017.04.30
分享到:

开幕酒会:2017年3月18日4:00pm

主办单位:没顶画廊

展览地址:上海市徐汇区龙腾大道2879号106室(近丰谷路)

艺  术  家:何岸
编辑:石春月
现场
展览介绍

几乎所有的国内三线以下的城市乡镇兴旺都得靠小姐们的夜场,特别是在北方,她们才是中国北方三四线城市发展必不可少的切入脉搏的跳动。你来了我就在了。
好几个人这几天问我说《八恶人》好不好。一个女魔头撑起整个电影,一首《吉姆琼斯在博尼特湾》的华彩就足够说它是很好的电影。今天夜晚睡在邯郸,想起九八年我在这里恰如自己的博尼特湾。那是一个七月中旬的邯郸特别炎热,我在一个老同事的带领下第一次吃狗肉,半夜尿撒不出来膀胱肿得满床打滚老同事慌忙叫了110去医院,一针下去尿就出来了,紧接着就是腰部起了水泡更加痛,只能敷好药老同事扶着我回酒店,然后他太累了对我说他要安慰下自己叫了两个小姐给我一个,说话时候两个女人敲门进来了,我吓坏了急忙说我鸡巴刚治好,不能用,我出去在大堂等你吧,话没说完旁边两个小姐就笑弯腰,要撩开短裤看鸡鸡,我忍着痛骂了一句:“尼玛屄。”她们收手笑不停对我说:走干啥你不干炮就躺着嘛怕啥。老同事竟然也劝我:“你身体不好就一边躺着吧我干两个给你看。”我光着上身背着腰上的水泡俯身躺在他和她们的另外一张我自己的床上。她们他三个开着最大空调围着白绒绒的大毛巾躺在一起类似一朵裹了肉馅的白色在眼里晃晃地干。大概是缠腰龙实在太痛苦,我竟然忘了仔细看生平第一次人家的“三人行”,不到几分钟老同事就反过来躺着喘气,对小姐和我解释说他:“刚回家干了老婆回来跟不上了”。两个姐妹安慰鼓励他半天就拿了钱过来抓了一把我的屁股。
夜很深的邯郸,比我大十岁的老同事疲倦地躺在他的床上对我说他的过去:他早年是陕西考古队的队员,发掘法门寺的时候他和队长是一前一后在坑里,刚开舍利函时候他告诉我是非常确实地和下地宫的队员们都看到一道刺眼的白光瞬间闪过人体,前面队长的身体就是刹那影影的骨骼,他大叫一声:哎呀我的妈呀就软地上了。我半信半疑地问他什么样的光他说就是很刺眼的白光一秒不到就闪没了,老同事说他应该很幸运沐浴了佛光;我立刻对老哥说:我也想那样来一次。  
这次邯郸之行我见到的佛造像是不可能再有比她他们更好更美的了吧。那么妖美饱满还有一点说不出来的毁灭感,有很多好的那种天好。
“吉姆琼斯,我判你穿越汹涌波涛终身流放,在博尼特湾他们将鞭打你所有的罪行。”    文/何岸

没顶画廊将于3月18日至4月30日荣幸推出何岸的全新创作个展——“深紫”。这是他继2014年之后在没顶画廊举办的第二个个展,涵盖了数件装置作品与相关文本。

何岸说:“如果你具有了从现实中分离出来的能力,那么你会看到到处都是冷和热的变化,还有物质本身的刻度和温度。”这便是他看世界的眼光,在钢筋混凝土中听到城市的叹息,在都市发光器上体会到夜的冰凉和身体的炙热,在风尘小姐的身上看到妖美饱满和说不清是毁灭还是神圣的白光。

展览“深紫”中的作品都分别从隐匿的深处透露着这种感知力。《零号机》和《深紫》利用金属架结构分别搭建出自我制冷和发热的装置,像是匍匐在展厅伺机攫取情感的无机体,冷的结霜与暖的光热如同它们的人造呼吸一般,游移在灵体和死物之间。随着城市发展所遍地普及的工业零件,同样被诗意地分离解读,建筑安全网在作品《黑曼巴》中就承担着抒情的媒介功能,成为与冷热装置同样暧昧的存在。

何岸的独特感知力来自于他对形体与空间的哲理解读,两件《白光》作品对三维空间的正负形转换,从逻辑上延续并发展了他对外部世界的认识。对于负形的关注可以追溯至其早期表现文字负形轮廓的 LED 灯箱作品,也可以延伸至他此次写的展览文字。在他观看朋友“三人行”的过程中,对于场域表述的模棱两可导致了空间的溶解——这种溶解或许就是正负形变化的文学性状,也是何岸自身对正与负、圣洁与肮脏、堕落与拯救的朴素辩证。白光,对何岸而言,是法门寺地宫舍利函放射出的佛光,也是妓女肉体所散发的光亮。卑下与崇高的意义,通过其几欲倾诉、又欲说还休的作品状态,溶解在被他网罗并编织在一起的各种参考文本中——也只有通过连接所有这些参照物,何岸的深紫才会逐渐显现出其幽暗的光芒。

 

 

留言
    
您的称谓:
验证码:
品牌合作
机构合作
媒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