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即将开幕   |    今日开幕   |    今日闭幕   |    已闭幕
北京   |    上海   |    广州   |    其他

“政纯办:全民健身”

展览日期:2014.11.21 至 2015.01.04
分享到:

开幕酒会:2014年11月21日2:30pm

主办单位: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展览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艺  术  家:政纯办
编辑:石春月
现场
视频
“政纯办:全民健身”(视频)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UCCA)即将于2014年11月21日至2015年1月4日期间推出展览“政纯办:全民健身”,覆盖UCCA大堂、长廊、甬道、中展厅,是这一五人艺术小组在国内的最大规模个展,亦是其十年创作生涯的首次回顾展。本展全面而简洁,由11件作品构成,以若干组装置为重心
2014-11-23 00:00:00
日常记忆和公共领域实践(视频)
日常记忆承载着一个时期、一代人的集体意识,在无数具体和抽象的生活细节中构筑了历史;公共领域实践则通过一系列现实行为介入人们的日常记忆,试图在社会机制中唤起更大范围的共鸣。艺术小组“政纯办”致力于以一系列的跨学科实践探讨“‘我们’在‘我’的世界中”这一
2014-12-28 11:48:39
展览介绍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UCCA)即将于2014年11月21日至2015年1月4日期间推出展览“政纯办:全民健身”,覆盖UCCA大堂、长廊、甬道、中展厅,是这一五人艺术小组在国内的最大规模个展,亦是其十年创作生涯的首次回顾展。本展全面而简洁,由11件作品构成,以若干组装置为重心,现场还包括行为作品《抽相》的首演。本展开幕前夜,出席2014尤伦斯庆典暨义拍的嘉宾还将见证一个由政纯办特别策划的在地项目:晚宴现场被转换为一场翻版的国宴盛况。政纯办通过这两个项目将“政纯蓝”带回霾都。

政纯办为政治纯形式办公室的简称,由洪浩、萧昱、刘建华、宋冬、策展人和批评家冷林共同创立于 2005 年。小组致力于以一系列的跨学科实践探讨“‘我们’在‘我’的世界中”这一母题;通过讨论、旅行、饮食、阅读和玩乐等集体行为,构成了诠释 21 世纪中国的政治、文化和精神生活的基础形式。UCCA 馆长田霏宇指出,“政纯办的五位成员均出生于 1960 年代的中国——那是迷惘的一代,尚且留存着‘社会主义好’的记忆,尽管只是童年记忆。基于此,他们尝试去重构社会主义在特殊历史时期的可视性和影响力,并将历史的政治意味转换为没有内容的、纯粹的形式(政治纯形式)。”本展由田霏宇和助理策展人郭希共同策划。

“政纯办:全民健身”影射一句曾号召、鼓励全体人民健身的中国式口号,同名装置作品《全民健身》即来源于这句口号——利用政府在全国范围内的公共广场和住宅小区安置的健身器材,作为现成品雕塑供美术馆观众进行锻炼。《政先生》则是他们标志性的半开玩笑式风格的典型之作,以那个逝去时代的政治审美为标准,将五位小组成员的相貌组合成一个佩戴蓝色徽章的“领袖像”。

在 UCCA 大堂迎接观众的装置作品《政纯花坛》,令人联想起中国国庆节的标志性的花坛;展览还包括记录行为作品“做同一件好事”的影像装置,内容是他们在广州发起的一次大规模集体清扫公交车的活动;《宣言(2005/2007/2008/2009/2014)以文本的形式,为政纯办提出的一系列吊诡概念提供了可讨论的语境;《大事记》(2005-2014)则以数量惊人的发票拼贴,记录了政纯办的一次次集体活动。

概言之,“政纯办:全民健身”是一次精神锻炼,邀请观众全面了解这个具有独特构思和定位的艺术小组,以及他们共同制造的多样化的集体创作。

展评
文章作者:黄利粉  2014/12/11

政纯办是五位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中年艺术家——洪浩、萧昱、宋冬、刘建华和冷林,成立的“政治纯形式办公室”的简称,名字听起来似乎非常奇怪,政治一向是艺术家的天敌,以政治作为艺术创作的素材从来不是一件讨巧的事。但是在政纯办,政治与艺术走向合作,一起替他们发声。

《政纯办:全民健身》是政纯办的一次大型回顾展,既是对他们作品的一次回望,如本次展览以之为主题的《全民健身》,把居民小区随处可见的健身器材涂成让人眼前一亮的政纯蓝,放在严肃而安静的艺术展厅;将五位成员相貌特征通过特殊的技术手段融合在一起所形成的政纯办的“证件照”(《政先生》)挂在墙上,如某些情形下摆放的领袖照片;也是政纯办成立九年集体活动的记录与回顾,展厅中尤为震撼的是那贴满了各式票据的墙(《大事记·墙纸》),它和《大事记》一起记录下了政纯办成员集体活动的每一个足迹。

《全民健身》来源于一句具有强烈中国特色的口号,正如曾经出现在历史上的“全民除四害”“全民计划生育”一样,保留了60-80年代人们的集体记忆。在80年代之前,动辄“全民”的行动并不鲜见,放在今天的社会语境之下,就略显讽刺。这种转变的背后,正是他们针对的问题:“自我”和“集体”的冲突。八十年代之前,“个人”被淹没在庞大的集体之中,生于那一代的人们接受并继续教导80之后的人“一切要从集体利益出发”。然而,在90年代之后,受到西方文化的冲击,“个人”开始苏醒,从集体中脱离出来的愿望日益强烈,艺术家表现的尤为明显。在市场与商业的驱动下,艺术家开始自我膨胀,“集体性行为”似乎已经成为带着浓重尘土气息的历史。艺术的当下正处在“自我”和“集体”矛盾交锋的临界点。

政纯办将内容抽离,用纯粹的形式记录下他们小团体的集体行为,将艺术的场转变成社会环境变革的发生场。他们成功地创造出了折射集体记忆的艺术符号,并用这个符号来反抗艺术家的自我膨胀。但是在纯粹的形式艺术中,除了符号化的象征,没有真实的“人”,或许这也隐藏着这样一种意味:集体式的生活并不能完全消解个体式的孤独,在集体的狂欢之后,留给个人的是精神上更加空虚。

留言
    
您的称谓:
验证码:
品牌合作
机构合作
媒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