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即将开幕   |    今日开幕   |    今日闭幕   |    已闭幕
北京   |    上海   |    广州   |    其他

L in K——林科个展

展览日期:2014.07.26 至 2014.08.31
分享到:

开幕酒会:2014年07月26日4:00pm

主办单位:杨画廊

展览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2号798艺术区中二街

艺  术  家:林科
编辑:石春月
作品
现场
视频
LINK——林科个展(视频)
艺术家创作自述:2010年的某一天,我发现电脑中的文件夹开始和我说话了,于是我创建了一堆空文件夹,它们只有文件名,没有内容,后来我把一些文件夹的内容做出来塞回去,让它们变成非空文件夹。这个就是非空文件夹的别墅区。《宇宙文件夹》是第一个视频,它是我这些电脑
2014-07-26 14:11:54
展览介绍
艺术家创作自述:

2010年的某一天,我发现电脑中的文件夹开始和我说话了,于是我创建了一堆空文件夹,它们只有文件名,没有内容,后来我把一些文件夹的内容做出来塞回去,让它们变成非空文件夹。这个就是非空文件夹的别墅区。

《宇宙文件夹》是第一个视频,它是我这些电脑录屏视频系列的开始。开始的第一个星期我做了一个系列,它们还有《朝鲜史诗》,《有松鼠的松树》,《相同名字的文件夹见面say Hello!》,《鸡生蛋蛋生鸡》,《UFO 2010》《二维向三维世界溢出的空间》。

到了2011年,我做了一个视频叫《鲁滨逊漂流记》,视频的内容是在孤岛桌面背景下有一个叫“鲁滨逊”的电脑硬盘在电脑桌面上被我拖拽来拖拽去,伴随着海浪的声音。我把它上传到优酷,想测试一下优酷能够支持的视频高清程度。令人意外的是这个视频被大量播放,还引来一些网友的不满和愤怒评论,我才知道通过搜索“鲁滨逊漂流记”高清,就可以来到我这里。到目前为止它已经被播放17000多次了。最近我还意外地发现一个网友在其他视频网站高仿了我的《鲁滨逊视频》,从他的生日看出,他在高仿我的视频之时才12岁,我很高兴地成为了他第一个粉丝。

2011年我还做了一个视频叫《植物按摩人类双眼》。灵感是来自于看绿色图片可以养眼。在长时观看屏幕产生眼睛疲劳的时候,我们可以打开这个视频,这样我们不用去窗前看远方。

之后我还做了一些电子乐让人跳舞的视频,我发现gif图片可以完美匹配电子乐的节奏,而网络世界也可以和操作者形成秘密的关系,甚至电流流过指尖触碰键盘是可以互相感应和对话的,我是说人和电脑。我不能理解巧合是怎么产生的,所以我相信了这种神秘的关联。

到了2012年,我开始大量使用photoshop软件来制作作品。每一种软件工具或者符号系统都可以用来制作和电子世界有关的图像和视频,比如虚线,选区工具,图章工具……有一天我在网络世界看到了一张图片,我把它称为《代号TR》我给这张图片写了自述文件,因为发现我一看它就得到大量的信息,但是我用它来测试周围的朋友,他们都没有这种感受和理解。

到了2013年,我开始把以前的东西整理出来,本来它们是在我电脑里,我甚至都忘了它们,我把自己和朋友喜欢的视频和图片都挖了出来,把它们一个个摆到我的作品集里,进行永久陈列。但是还有很多被我遗弃的数据。也有一些到今天都没有挖出来。

到了2014年,我做了一些图片,我的电脑差不多用了6年,我觉得它已经成精了。证据就是它的屏幕会时不时自己闪一下,但是又没有规律,闪烁的形态也极其随机,就像在等待下一个闪电的到来。于是我做了一个《闪电》的视频。阿明仔说闪电之后就该下雨了,后来我又做了一个叫《下载就像下雨》的视频,因为一切都是模拟,所以都可以下载,也可以上传,因此我继续做着模拟的事情,我想把我想到的电子世界的形象模拟出来,制造出一个窗口,可以看到电子世界的风景。最近发现了一些网络世界的景点,有一些终端可以做到像网络导游一样带领你去参观很多互联网景点。每天的上网不再只是冲浪,而是可以徒步旅行,或者乘坐热气球,或者是太空船。

我的灵魂是一艘宇宙飞船。

展评
文章作者:FF  2014/8/2
Link,既是林科此次在杨画廊个展的主题,同时也是他的英文名。展览门票是一张“虚拟雅座”电影票,扫描上面的二维码即可登上网络媒体查看这些影像作品。不经意间它在向观众提示link(连接/链接)的含义: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

实际上,这两个世界是完全分离的么?从此到彼要经过什么路径?林科在和自己电脑日久天长的接触中,发现了一条秘密通道。在这条通道里,电脑屏幕是舞台,符号是主人公,通过他的“上帝之鼠标键盘手”开展剧情。“宇宙文件夹”、“鸡和蛋的坐标”、“朝鲜史诗”等一系列作品用文件夹间相互包含、组合排列的位置关系对应着现实生活里的逻辑构成;“数据泡沫板”、“虚拟内存的风”、“大约是幽灵”、“落日余晖”等作品利用data、photoshop等程序软件拟态自然现象; “鲁滨逊漂流记”、“十字架”等作品是对文艺作品的戏仿。这些日常经验的再现将观众引入虚拟世界,同时也反向的对现实“除魅”。电子世界和日常生活,形成一种镜像的对照。总体来说,林科作品的叙事和抒情成分很少,更像是微型小说,每篇是一个点(瞬间)。这一个个点(瞬间)连起来,就是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接壤面,即link。

在工作方式上,林科接近于家庭即兴剧场的摄录。他说:“每个演出开始前我都会想好一个框架,但开始之后就不受我的控制了,我是它的第一个观众。”这个舞台上到处是可以随时新建、复制和删除的免费演员,林科即是导演又是编剧,偶尔充当演员的角色。后台程序设定了每个演员的舞姿,再由导演编排舞步,构成了这场有限度的舞蹈。导演的意志通过“上帝之键盘鼠标手”激活演员,但是被激活后,演员的主体性甚至自发性就得到彰显,在创作作品“闪电”时,林科曾说“我的电脑已经成精了”。这个不受控制的外力好比经济学里的“无形之手”,生发于计算机程序的编码设定。而相通的数学架构和逻辑原理,作为万物发生的根源,正是将虚拟和现实两个世界接壤的内在基础。不同于网络游戏里对角色和环境等物象的拟真,他着重模拟的是现实世界里的逻辑关系,并用无厘头的视觉语言进行无伤大雅的调侃。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能欣赏这种冷幽默。曾经有人说他的作品无聊,海德格尔说过:“无聊来源于意义的缺失,但无聊本身就能获得意义,只要无聊真正变得深刻,就能产生向另一存在模式的转向,以及向另一时间的转向,即瞬间。”从这个角度看,无聊是因为作品里没有包含被普遍接受的意义和目标。既然意义是被定义和可选择的,那么无聊同样也是。拉斯·史文德森在《无聊的哲学》一书中写道:“在无聊的状态下,个人陷入了内在的漩涡……时间崩塌了,内聚成一个巨大而空虚的当下。”在现实世界的漩涡中,林科恰恰通过这个凹陷的曲面得以与虚拟世界连接,并且穿越在这个虫洞中,走入一种深刻的无聊。
留言
    
您的称谓:
验证码:
品牌合作
机构合作
媒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