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即将开幕   |    今日开幕   |    今日闭幕   |    已闭幕
北京   |    上海   |    广州   |    其他

"RAW"——马秋莎个展

展览日期:2013.07.19 至 2013.09.12
分享到:

开幕酒会:2013年7月19日4:00pm

主办单位:北京公社

展览地址:北京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大山子798艺术区

艺  术  家:马秋莎
摄影:宋文铮    编辑:石春月
作品
现场
视频
这是马秋莎在北京公社的第三次个展,共展示了三件作品:《虹》(单频录像,3′34″,2013)、《星》(单频录像,2′55″,2013)和《丹》(数码打印,100*100cm,2005-2013)
2013-07-20 09:37:20
展览介绍

“RAW”在英文中主要含义是生的,自然的或未经加工提纯的状态。Raw 同时也是一个常用的数码影像技术名词,指原始的,未经编辑、处理的图像格式。 对于以录像和摄影为主要工作媒介的马秋莎来说,加工、编辑图像是她艺术创作中的日常工作。艺术家在使用和修改图像的过程里也在思索所谓原始材料及对这些材料的操作所产生的意义,这三件新作因此应运而生并相互关联地被呈现在本次展览中。

北京公社的主展厅被设置为黑色空间并呈现本次个展中的两个录像作品。单频录像《虹》运用高清摄像机构造出一个梦幻般的场景:三个豆蔻年华的花样滑冰运动员手拉手脚踩冰刀通过身体旋转有节奏的碾压脚下鲜红的番茄,榨出如血般红色汁液缓缓滴入各式玻璃容器中。女孩脸上的青春痘、长筒袜的网眼质地、四溅的番茄汁、玻璃容器晶莹的光芒、滑冰鞋锐利的冰刀……高清镜头对细节巨细无遗的呈现,让这环境呈现出比真实还要更细腻的现场感。 同一展厅另一面墙上是单频录像《星》的投影。闪烁的光点不断刺破无法辨识的黑幕。这部录像拍摄于夏天晚上,艺术家用普通摄像机记录了在草丛中用电蚊拍打飞虫的过程。飞虫与高压电丝接触迸发出绚烂的光点,这些微小生命的死亡瞬间被黑暗吞噬。录像拍摄过程中没有使用任何外来的光源,拍摄场地无法在成像后被识别出来而变成了抽象的黑色背景,当观众置身于这件低画质的、故意被放大的录像作品前,很容易就会将其与流行联想起来。尽管在画质上两件作品有明显的区别,它们却都利用本身的技术特点操纵了观众的现场体验。《彩虹》是一个充满了强烈细节的幻境,一切“真实”都是艺术家精心制作出来的,而极少使用后期加工的低画质的《星》用一个普通摄像机将死亡变成浪漫化的瞬间。

相邻空间中展出了马秋莎的摄影作品《丹》。这位叫“丹”的女孩曾从少女时期起跟马秋莎学过绘画。这些低画质的随手快照取自于丹的QQ 空间、微博相册或手机,以时间顺序展示了这位她从2005 年到2013 年,从中学生变成一个艺术家的过程中形象上的变化。这些图像本身尺寸很小,像素也很低,马秋莎保留了图像的“原始格式”(虽然这些随手照片的原始格式并非“Raw”格式),却将它们冲印在统一尺寸(100cmx100cm) 的相纸上,以环绕在图像周围的大片空白来干预观众的体验。你必须凑得很近才能看清“丹”小小的影像,看到她在不断前行的社会生活中对自我形象的修改和建立,而这图片周围的留白则是对这些所谓“未经加工的图像”中潜藏的微妙线索和它折射出的社会、审美的修改的提醒。

马秋莎出生于1982 年,现生活和工作于北京。2005 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2008 年毕业于美国阿尔弗雷德大学电子综合艺术专业艺术硕士学位。其作品在中国美术馆,民生美术馆,尤伦斯艺术中心,德国艺术与媒体中心,休斯顿当代美术馆,俾尔根国际艺术基金会,泰特现代美术馆和波特兰当代艺术学院等多处展出。

展评
文章作者:宋文铮  2013/8/10

马秋莎总是从生活里的最平凡处着手,日常经验为我们提供了观看马秋莎作品的第一层体验,但日常又不足以成为走近这些作品的全部条件。那些敏锐的视角与坦诚的情感表达传递出直指人心的能量,感慨于她出乎人意料的细节捕捉能力是在观看马秋莎作品时最受用的一刻。即使回到最纯粹的审美层面上,柔软和锐利并存带来的具有危险性的舒适感也足以成就一种别样的魅力。而在谋篇布局上,混合多种媒介的现场在错落的观感中跳脱出一种具体的观念,这种具体由在场每件作品外观上相映衬再到彼此之间的内在关联常常构成出一番别开生面。

新作展“RAW”现场以明室与暗室作为大布局,双向性调度:录像《虹》与《星》各占据暗室的一角。《虹》有大量丰富细节,给观众提供绝对愉悦的美感,《星》的画面则相对极简,而这和另一个展厅里的作品《丹》大面积留白的简洁又有所不同。《丹》是一组女孩的普通照片,主角是马秋莎的老友,还曾做过她09年录像作品《我们》的模特。这些照片像素不高,尺幅不大,处处透露出一种再熟悉不过的亲昵态度,不过那些留白又在说明其实对她我们一无所知。《星》在那间暗室里几乎被忽略掉,并且在刚刚观看过画面高清,色彩明亮的《虹》之后,视力都不能马上适应那些在黑暗里若隐若现的闪烁亮点。这些亮点是蚊子接触高压电后燃烧死亡的瞬间,在一个非常短的时间里,追寻并凝视那些点似乎有比探究女孩的脸更令人确信的理由,比那更真实具体。视频和照片记录图像的“真实性”在此被马秋莎运用为对偶然,瞬时的,更真实的记录与对回忆保有距离的留白这两种方式。这也和马秋莎过去的作品呈现出某种关联,即对物冷静的剖析,对人与人关系的退一步观察和表述。

 

留言
    
您的称谓:
验证码:
品牌合作
机构合作
媒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