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数据库   |    特别介绍   |    工作室   |   

加布里埃尔·莱斯特(Gabriel Lester)

作者:赵喻姗  2015/2/13    来源:artspy艺术眼

在作品“城市的私密生活”中,莱斯特使用了一种侧翼的风格化手法在多个层次上产生影响。首先,它就像一个镜头,一个巨大的观察焦点,如同一个藏在灌木中伺机而动的掠食者的视角。我们的知觉也因为这种专注而被强化,仿佛也不自觉地身临其境,成为正藏身于灌木中的一名掠食者。

莱斯特以他充满激情的风格化手法证明了他是一名创造悬念大师。一个接一个“远景”接踵而至,在到达之前就不断被后来者所淹没。但你仍能感受到一种由存在的空无与浩瀚的慰藉之间的疏离,最后只有自然界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经验所带来的庄严感。

当你观看这一系列相片时,所有概念、画面和主观感受都会被遗忘,只剩下对自然的纯粹客观研究,最后你能记得的就只有它的美。我在幼年时期也曾有过相近的难忘体验,那是阿尔布雷特·丢勒的一幅水彩画,以一种至高的精准度描绘的一小片青草地。

The Sercret Life of Cities (2013) consist of a HD-video, surround sound, dual channel projection and seven large C-prints

一篇访谈:

Grahan Gussin(下简称“GG”):
我之前看你做的名为《如何表演》的目录,这也是你近期在计划的展览中的一个作品名。这句话似乎是你的关键词,尤其是在处理作品与观众的联系方式上,如何既形成戏剧性的场景同时又包含观念性,以及使观众意识到参与的重要性。同时也涉及到一种过程的制造,类似“做什么”。

How To Act, 2011, installation view at Booijmans Museum

Gabriel Lester(下简称“GL”):
说到“如何表演”这件作品,需要补充的是我直到进入了阿姆斯特丹的皇家视觉艺术学院才开始做音乐,写散文,制作录像短片和广告。事实上,当我申请了皇家视觉艺术学院后,我以为我会专攻传统的电影。我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艺术家。第一年的某天,有一个国内的开放工作室,我记得当我在附近路过时心里就在想“我也可以创作艺术,为什么不呢?”需要提醒你,在那之前我并不是对当代艺术一无所知,我的祖父是一个艺术品藏家,我母亲曾是艺术史学家,并且嫁给了一位艺术家,而且我曾上过一年艺术学院(学习所谓的“视听艺术”)。我想从各种途径,“如何表演”这个问题都早已在我得脑海中了。所以或许,首先这是一个问题,一个我对我自己提出的问题——“如何以一个艺术家/一件作品来表演?”。

之后“如何表演”这个想法确实变成即是一个问题也是一个命题。在我的书的介绍中,我提到了我父亲的哑剧剧场对我的影响--以及从各个方面来说,这个标题指的是观众的处境,和哑剧一样。因为这件装置(如何表演)可以被理解为在模仿电影(将电影降低到只有声音和灯光),所以观众的处境就被定位而且显而易见了。我屡屡被告知声音和灯光能够引发画面。这就是我所预期的,就如“如何表演”证明了一个人如何与特定的刺激产生联系--以及一个人如何因为一些暗示性的事物而建立起极其坚实的东西。我可以这么说,一个人的大部分欲望构成了他的知觉,这不是个新闻,这充其量就是一个实用有效的与美相关的例子。通过展示一件显而易见的半成品,并由观众在脑海中完成整个作品,我利用了一种类似苏格拉底式问答的方式--让观众在一个命题里思考自己的真相。我的许多作品都利用了相似的技巧,使观众置于一种(含蓄的)叙事中,让他或她创造自己的(个人的和清晰的)叙事。将这个想法称之为“如何表演”,使它成为对观众的邀请,邀请他或她找到自己的位置并创造一种联系。我想这一切都是关于一种境况和身份的识别……

品牌合作
机构合作
媒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