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资讯】2023年ArtReview Power 100榜单全网传播量超过5.6亿次

日期:2024/2/22 至 2024/2/22     地址:艺术新闻中文版
       
ArtReview 2023年12月 Power 100 特刊封面
封面图像由周菲菲与玛丽亚·佐伯(Maria Saeki)为Feral Atlas(野生地图集,2021—)的田野调查报告绘制

自2002年起,旨在评估当代艺术界人物或事件影响力的 ArtReview 年度 Power 100 榜单,每到年底便会引发业界对于刚刚过去一年的集体回顾与讨论。由来自全球不同地区的40多位艺术界人士组成的评审团评选产生,这份榜单已经成为衡量艺术界生态变化及发展的重要参考。每一年的100位年度影响力人物,以及榜单本身20余年以来在性别、种族、地域、职业上的构成变化,都为我们理解当代艺术世界的结构、以及形塑艺术话语的社会政治因素提供了一份及时和全面的参考资料。
不可否认的是,这是一份带有极强主观色彩的榜单。影响力对不同的人而言有着不同的意义,在不同的地域亦有着不同的表现形式,榜单自身的评判标准亦随着时间逐渐调整变化。但到了今天,无论是作为理解当代艺术世界的窗口,还是作为洞悉行业生态发展的年度白皮书,Power 100 榜单都已经成为全球艺术界及至跨学科领域最为关注的榜单之一。在 ArtReview 于2023年12月1日发布第22届 Power 100 榜单后,《artnet News》《Ocula》《Artsy》《美术手帖》等国际重要艺术媒体纷纷在第一时间进行了报道与解读,《卫报》(The Guardian)、《每日电讯报》(The Daily Telegraph)、《Le Figaro》等国际综合性日报和《金融时报》(The Financial Times)、《Nume?ro》等其他金融和时尚专业领域媒体亦给予了高度关注。据文化传播机构 Rees & Co 的统计,此次 Power 100 榜单的全网传播量已超过5.612亿次。

2023年 ArtReview Power 100 榜单 TOP10(从左至右,从上至下):南·戈尔丁(Nan Goldin)、黑特·史德耶尔(Hito Steyerl)、里克力·提拉瓦尼(Rirkrit Tiravanija)、西蒙尼·利(Simone Leigh)、艾萨克·朱利安(Isaac Julien)、易卜拉欣·马哈马(Ibrahim Mahama)、西斯特·盖茨(Theaster Gates)、史蒂夫·麦昆(Steve McQueen)、卡拉宾电影小组(Karrabing Film Collective)、曹斐

在危机四伏的当下时刻 聚焦引导变革并争取主动权的艺术家群体

在2023年上榜的100位艺术界影响力人物中,美国艺术家南·戈尔丁(Nan Goldin)以其关注反文化和边缘化群体的先锋摄影、激烈对抗美国阿片类药物利益集团的行动主义实践拔得头筹。ArtReview 表示,戈尔丁四十年来的作品已经成为艺术家为权力边缘群体发声的典范。从20世纪80年代的艾滋病流行到最近席卷美国的致瘾止痛药相关丑闻,戈尔丁对私密境况与公共倡议的结合影响了一代艺术家,并号召着他们对抗权力——从美术馆董事、企业赞助商到政府等机构背后的力量。

南·戈尔丁,摄影:Thea Traff
图片致谢高古轩

英国《卫报》在对2023年度Power 100榜单的报道中,引述了 ArtReview 杂志主编马克·莱珀特(Mark Rappolt)对于南·戈尔丁的评价,称其作品“预见了当今文化中的许多主题:原始粗粝、忏悔式自传、酷儿身份、交叉女性主义(intersectional feminism)、身体自治,当然还有企业道德”。
由艺术家引领 Power 100 榜单在其22年的历史中并不常见,其他夺得榜首的艺术家还包括2005年和2008年的达米安·赫斯特(Damien Hirst)、2017年的黑特·史德耶尔(Hito Steryerl)和2022年的印度尼西亚艺术小组 ruangrupa 等。2021年,代表NFT(非同质化代币)协议标准的“ERC-721”,作为非人类实体摘得桂冠;2020年,Power 100 则首次将一场社会运动——“黑命攸关”(Black Lives Matter)——而非某一个体评为榜首。

黑特·史德耶尔,《SocialSim》,2020年;《舞蹈狂热症》(Dancing Mania),2020年;在“我会活下去”(I Will Survive)展览现场,K21,杜塞尔多夫,摄影:Achim Kukulies,图片来源:艺术家及施博尔画廊,柏林 VG Bild-Kunst,伯恩,2020年

ArtReview 在发布榜单的文章中表示:“今年的上榜艺术家们不仅利用自身平台讨论自由(包括言论自由和更广义的自由),更通过对当前紧迫的社会和政治问题的言行(与图像)干预来践行自由。”过去一年中,这些紧迫的社会政治议题不仅发生在生态、技术、女性主义等领域,更通过有关俄乌战争和巴以冲突的讨论而深刻渗透至艺术世界内部,导致了一系列人事罢免、作品审查、展览取消等极具争议的连锁事件。今年的榜单无疑是对这一现象的映射。
较为年轻的英国艺术媒体 WIDEWALLS 在报道中将此次榜单显示出的特点与全球政治经济气候进行了联系:“新冠疫情的余波尚未散去,世界又进入了一个危机四伏的时代——一个由全球冲突、全球通胀、环境灾难和能源危机造成的不确定时代。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占领尚未有结束的迹象,而在这动荡的一年即将结束之际,以色列在 10 月 7 日哈马斯袭击巴勒斯坦之后对加沙地带发动的持续战争引发了令人心碎的人道主义危机。艺术界与政治从未如此紧密地交织在一起。社会问题占据了舞台中心,引发了影响深远的激烈争端和分歧,包括取消展览、抗议、请愿和辞职。“WIDEWALLS 指出:“在这充满灾难、冲突和全球经济危机的一年里,榜单排名发生了突破性的变化,显示出社会倡议在下行时期变得至关重要。有史以来,前十名首次由艺术家占据,他们表达了自己的关切,直面社会问题,积极利用自身地位作为赋权平台。”
戈尔丁从2022年的第8位跃升至2023年的榜首,这一方面归功于劳拉·珀特拉斯(Laura Poitras)拍摄的纪录片《所有美丽与流血》(All the Beauty and the Bloodsehd)所带来的对于这位艺术家和行动主义者史诗般的人生经历及其对新一代艺术家和电影创作者所产生影响的再次关注——这部纪录片获得了第95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纪录长片的提名以及第79届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金狮奖;另一方面,如《Artnet News》在对今年的Power 100榜单的分析中所言,这“也反映出她捍卫自己和其他艺术家在《艺术论坛》(Artforum)10月份发表的一封极具争议的支持巴勒斯坦的公开信上署名权利的决心”。

劳拉·珀特拉斯,《所有的美丽与流血》,2022年,高清录像,彩色,有声,117分
图片致谢 Altitude

《Artnet News》援引了戈尔丁在《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近期采访中的感叹:“我从未经历过如此令人不寒而栗的时刻。有的人(因政治发言)被列入黑名单,有的人失去了工作”,报道还提到今年位居榜单第二的德国艺术家黑特·史德耶尔,也是另一封围绕巴以冲突的公开信的支持者。这封由数字媒体《Erev Rav》发表的公开信旨在回应《艺术论坛》早先发布的请愿书,并声称后者只字不提哈马斯的行为,是“对绑架平民的合法化”。
《卫报》亦关注此次榜单中其他积极干预公共话语的艺术家,包括名列第八的英国艺术家兼电影制作人史蒂夫·麦昆(Steve McQueen),“他拍摄的关于格伦费尔大楼火灾的影片让人们无法忽视这场悲剧”;排名第三的泰国艺术家里克力·提拉瓦尼(Rirkrit Tiravanija)的作品“鼓励社会介入”;排名第二的德国艺术家黑特·史德耶尔“创作了有关全球资本主义的视频随笔,并介入了反犹太主义争议”。

史蒂夫·麦昆,《格伦费尔》,影像静帧, 2019年
图片致谢艺术家

艺术界权力动态的倾斜 与一种更具全球意义的影响力

2023年的榜单前十位史无前例地全部为艺术家,而艺术家和艺术家小组以近四成的比例占据了今年的整个榜单——这一比例在首届榜单中仅为两成左右,显示出今年的榜单由艺术家主导的局面。
艺术家群体在此次榜单中的强势表现在众多媒体的报道中得到了强调。其中,《Artsy》将其与2016年仅有23位艺术家上榜的情况进行对比,并指出2023年上榜画廊主人数不及艺术家数量的一半,策展人和博物馆馆长的上榜人数亦超过了画廊负责人,表明“当今艺术界的权力动态更倾向于艺术家而非画廊主”。

“里克力·提拉瓦尼:来者甚众”展览现场,MoMA PS1,纽约,2023-2024年
图片鸣谢 MoMA PS1

除了艺术家群体的显著崛起,2023年的榜单也在持续其多年来致力于更加平等和多元化的努力。在2002年发布的第一份 Power 100 名单中,男性占比高达83%,女性仅占17%;白种人占比达到惊人的87%;来自欧洲和北美的上榜者占比亦近九成。在此次发布的榜单中,女性上榜者占比已达近半数,而前十位中便有五位非裔艺术家和两位亚裔艺术家。正如《artnet News》在报道中指出:“尽管许多人的名字在过去二十年里反复出现在榜单上,例如杰·乔普林(Jay Jopling)和奥布里斯特(Hans Ulrich Obrist)等人自2002年以来就一直榜上有名,但近年来,评审团一直致力于使榜单不再以西方为中心,而是更具全球意义。”
Power 100 在中文中常被译为“艺术权力榜”,并引发“权力/影响力在艺术中意味着什么?”“艺术是否能被排资论辈?”“我们是否需要这样一份看似‘权威‘的榜单?”“谁有权力来对艺术界的影响力做出评判?”等等质疑的声音。在美国《观察者媒体》(Observer Media)近期的一次采访中,马克·莱珀特给出了他对于“影响力”的看法:“定义影响力的方式有很多种,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理解方式,无论是财务影响力、社会影响力还是审美影响力等等。所有这些元素都始终在协同作用。就这份榜单而言,我们承认当代艺术在某种程度上依赖于挑战现状或为我们如何生活在世界上提出新的可能性。在理想情况下,艺术存在于一个自由的空间中,不同的观点得以被表达而不会伤害任何人。当然,我们知道这种自由并非无处不在,也知道这个空间需要守护。”就南·戈尔丁而言,他指出,“她正是在守护这个空间不被企业化,或被特定利益的伪善所主导,她所做的远远超出了我们通常对艺术世界的认知。”

曹斐,“未来不是梦”展览现场,圣保罗州立美术馆,摄影:Beto Assem / Levi Fanan

在谈及这份榜单的诞生过程时,莱珀特也直言评审的困难之处在于,“如何对在纽约和达卡等不同地区塑造艺术的人们进行比较”。“当出现这样的争论时,我们经常不得不听取另一组专家的意见,从而让这种比较变得更容易一些。如今,很难让每个人都认同第一名的归属。但我们始终在寻找影响力在哪里,而不是我们希望它在哪里。”

(文章来源于艺术新闻中文版)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2023014539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