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资讯】金狮奖授予四位已故策展人和艺术史学家,叙利亚被炸毁的地标如何从废墟中崛起?

日期:2020/9/2 至 2020/9/2    
       
威尼斯双年展将金狮奖授予
四位已故策展人、艺术史学家
威尼斯双年展将颁发4个特别金狮奖,以纪念最近去世的前艺术导演,图片来源:TAN

威尼斯双年展主办方将向四位已故的展览艺术总监颁发一系列特别的金狮奖,这是双年展的最高荣誉,其中包括去年去世的尼日利亚籍的已故策展人奥奎·恩佐(Okwui Enwezor)和意大利策展人、艺术史学家杰尔玛诺·塞兰特(Germano Celant)、意大利艺术史学家毛里齐奥·凯尔维斯 (Maurizio Calvesi)、维托里奥·格里高蒂(Vittorio Gregotti)。本届金狮奖的宣布现场将在9月1日在威尼斯的双年展花园举办,恩佐在2015年担任威尼斯双年展的策展人,塞兰特因倡导贫穷艺术(Arte Povera)运动而闻名,在今年年初因患上新冠病毒而去世,格里高蒂也因为与冠状病毒相关的并发症而遗憾去世,未来主义专家凯尔维斯也在7月份去世,享年92岁。威尼斯双年展主席罗伯特·西库托(Roberto Cicutto)在一份声明中说:"双年展是实验室,凯尔维斯、塞兰特、恩佐和格里高蒂在这里表达了他们独创的、有远见的批判性思维,这种思维着眼于未来,往往能预见到未来。"

班克斯为地中海难民救援船捐款
班克斯出资购买了路易丝·米歇尔号救援船,图片来源:Ruben Neugebauer/Sea-Watch
 
英国街头艺术家班克斯(Banksy)出资资助了一艘粉色的救援船,用于营救从北非前往欧洲的难民。这艘船于8月18日从西班牙布尔里亚纳港(Burriana)秘密启航,以避开当局的注意,在8月26日于地中海救出89名难民。该船只将持续在地中海巡逻,营救移民,这艘船以19世纪法国女权主义者和无政府主义者的名字"路易丝·米歇尔(Louise Michel)"命名,她在巴黎公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班克斯在船身描绘了一个穿着救生衣的女孩,模仿了他标志性的气球女孩作品。今年6月,三件班克斯以欧洲移民危机为主题的作品在苏富比慈善拍卖会上以220万英镑成交,为巴勒斯坦伯利恒(Bethlehem)的医院筹集资金。2015年,班克斯曾经在法国港口的几面墙上涂鸦,其中包括西奥多·杰里科特(Theodore Gericault)的《美杜莎之筏》(Raft of the Medusa)的翻版,画面中,溺水的移民试图向过往的豪华游艇招手。

 艺术项目 
纽约中央公园
在普选权实施100周年之际
展示首座纪念女权倡导者的纪念碑

一座描绘三位关键的妇女权利倡导者苏珊·安东尼(Susan B. Anthony)、伊丽莎白-卡迪·斯坦顿(Elizabeth Cady Stanton)和索杰纳·特鲁思(Sojourner Truth)的铜像在纽约中央公园揭幕,以纪念保障美国妇女投票权的第19条修正案批准100周年。这次活动让人们认识到,纽约描绘女性的历史人物雕像是多么的少。在纽约145座历史人物雕像中,只有5座是描绘女性的,安东尼是一位女权活动家,而斯坦顿则较早确立了废奴主义者的形象,她们共同推动了美国女性的选举权。特鲁思出生在奴隶制家庭,她在一次次的演讲中倡导废除奴隶制和妇女权利。
 
中央公园里的雕塑描绘了苏珊·安东尼、伊丽莎白-卡迪·斯坦顿(Elizabeth Cady Stanton)和索杰纳·特鲁思,图片来源:Lorie Novak

与自然汇合:
teamLab将于2024年在荷兰推出永久展览
乌得勒支中部的一个名为Wonderwoods的房地产开发项目将于今年秋天破土动工,图片来源:TAN

来自日本的多媒体团队teamLab选择了荷兰的乌德勒支(Utrecht)作为他们在欧洲的第一个永久性沉浸式展览分支,将于2024年开幕。该多媒体团队的交互式灯光装置将成为这座荷兰中部城市的全新私人数字艺术中心Nowhere的核心。面积达3,000平方米的空间将位于Wonderwoods的底层,这是一个横跨两座公寓楼的 "垂直森林"地产项目,将于今年秋季破土动工。Nowhere的创始人兼总监Jeroen van Mastrigt表示,teamLab的加入使建筑中丰富的绿色植物——超过360棵树和9600棵灌木和植物,与他们的多媒体作品之间有一种 "概念上的碰撞"。这次合作源于2017年面对Wonderwoods的一次大型休闲设施公开征集Van Mastrigt与艺术管理者和收藏家Martijn Sanders一起参加了这次征集活动。他们的获奖方案是一个 "未来的博物馆",Van Mastrigt表示他们将"使用最新的技术,你可以触摸到一切"。

 艺术事件 
南美最大视听机构
巴西电影院(Cinemateca Brasileira)
受到博尔索纳罗政府的威胁

自极右翼总统贾伊尔·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2019年上任以来,巴西艺术和文化领域持续动荡,在这种情况下,另一个历史性机构——位于圣保罗的巴西电影院(Cinemateca Brasileira)可能会被拆除。该机构成立于1949年,拥有南美最大的视听艺术收藏,拥有逾25万卷电影胶片。8月,政府解雇了巴西电影院的所有技术人员,还与维护该机构运营的罗凯特·平托基金会(Roquette Pinto Foundation)解除了合同。
 
位于圣保罗的一座老建筑内的巴西电影院(Cinemateca Brasileira),图片来源:Internet/reprodu??o

据巴西媒体报道,最近任命的文化部长Mário Frias是一位没有任何政治经验的前电视明星,据称他还在联邦武装警察的簇拥下进入了该机构,以取回大楼的钥匙。目前还不清楚巴西电影院的藏品将何去何从。然而,联邦政府放弃该机构的做法给这些作品带来了巨大的风险,这些作品主要由硝酸盐组成,这是一种高度易燃的材料,如果没有经过训练的专业技术人员的适当照顾,极易自燃。博尔索纳罗在2019年1月解散了巴西文化部。旅游部现在负责监督所有联邦资助的文化组织,该部门已经宣布,一个不特定的社会组织可能会在未来三到四个月内接管巴西电影院的建设。
 
 博物馆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以一场纪念其创立150周年的展览重开
在经历了历史上最长时间的关闭之后,8月29日,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重新向公众开放。疫情和Black Lives Matter运动,迫使博物馆重思定位,纪念建馆150周年的展览"大都会的前世今生 "如今也必须回答更沉重的问题: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这座博物馆,或任何一座世界性的博物馆,如何在今天给出自己的一个交代?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门口,图片来源:Angela Weiss/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大都会的前世今生"这一展览中250多件各门类中最高级别的藏品,大体上按照入藏大都会的日期,陈列在10个章节中。这种不同寻常的组织原则,让观众可以直观感受到大都会的成长图景。大都会最早的藏品包括大革命时期法国雕塑家让-安托万-胡顿的本杰明-富兰克林精美的大理石半身像,但也有考证错误,误以为是古典大师作品和欧洲雕塑的复制品,以及数以千计的,来自塞浦路斯古董——其第一任馆长路易吉-帕尔玛-迪-塞斯诺拉(Luigi Palma di Cesnola)以不太严谨的科学态度发掘了这些古董。展览的精彩之处在于观众能欣赏到一些重要藏品难得一见、引人入胜的并置:米开朗基罗的画作与埃及雕像交相辉映;缅甸的竖琴与佛兰芒的蕾丝相邻而坐;梵高和罗丹的作品,与来自孔戈王国的Mangaaka权力人物雕像、以及理查德-阿维顿的玛丽莲-梦露肖像摄影一起出现。这证明了大都会博物馆馆藏无与伦比的实力和广度——最初以欧洲博物馆为蓝本,因为有了J. P. Morgan, Robert Lehman以及其他金融家和实业家的赞助,大都会在藏品方面早已拥有了超越欧洲机构的实力。
 
《金融时报》作者Jackie Wullschl?ger认为展览提供的开放式的叙事,在美国日益增长的孤立主义趋势中至关重要。

大英博物馆重开,面对着一个新的世界秩序


周四,游客们在大英博物馆的埃及展厅。该博物馆因冠状病毒感染而关闭了5个月后重新开放,图片来源:Tom Jamies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封闭和黑暗之后,《金融时报》作者Jan Dally重访8月28日重开的大英博物馆。出于安全考虑,大英博物馆设计了新的单向参观路线,或多或少地按时间顺序从巴比伦和埃及的古代世界到希腊和罗马,然后到非洲和美洲,最后在启蒙运动展厅中结束。尽管大英博物馆的创立是基于启蒙运动的愿景——致力于人类所有领域知识的拓展,并对所有的假设进行批判性的检视,但在过去几年中,它自己的立馆之本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检视——几个世纪以来,百科全书式的博物馆里装满了通过公平交易之外、非正义方法获得的文物,例如大英博物馆引以为傲的帕特农神庙雕像、罗塞塔石碑、贝宁青铜器等。争议的中心是历史上以非正义手段获得的文物,是否该归还,以及它们的故事该由谁来叙述。

陈列在大英博物馆的“生命之树”(2004)由莫扎比肯艺术家用武器制作而成 ? Trustees of the British Museum
 
《纽约时报》作者Alex Marshall也在第一时间重访大英博物馆,并注意到永久成列有两个变化:第一,曾被陈列在一个基座上的博物馆创始人之一汉斯-斯隆的半身雕像,现在被放在一个陈列柜里,与英国参与奴隶贸易的相关物品放在一起;第二项举措是博物馆建立了一条名为 "收藏与帝国 "的导览路线,用展签解释某些物品,如来自澳大利亚的树皮盾牌,是如何进入博物馆的。变化虽小,却迎来社会保守派人士的批评。
 
如今博物馆处于两面不讨好的境地。6月,博物馆发表声明支持 Black Lives Matter时,遭到了追求社会正义人士的斥责。馆长费舍尔在声明中说,大英博物馆 "与运动的精神和灵魂保持一致",此观点在网上受到广泛嘲讽——毕竟长年以来,博物馆150多位资深策展人中没有一位非裔人士。当被问及博物馆藏品中掠夺而来的物品时,费舍尔反应强烈。“博物馆800万件藏品并非主要基于被掠夺的物品,其中大部分是由对世界文化有真正热情和兴趣的科学家和收藏家馈赠给博物馆的。我认为这才是这个机构的真正核心。"

 艺术市场 
佳士得将于10月初在纽约举行大型拍卖会



保罗·塞尚的水彩画《Nature morte avec pot au lait, melon et sucrier》,1900-1906年,图片来源:佳士得

佳士得宣布,除了11月在纽约举行的传统拍卖周之外,还将于10月6日和7日在纽约举行另一场为期一周的 "旗舰"拍卖会,也就是原定举办的弗里兹艺博会期间,届时FIAC巴黎当代艺术博览会将在巴黎开幕。其中最重要的拍品是保罗·塞尚的水彩画《Nature morte avec pot au lait, melon et sucrier》(1900-1906年)(名称翻译出来),这是该作品30年来首次在市场上亮相。所有的拍卖会都将通过网络进行全球直播。富艺斯伦敦的20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将在10月20日举行,苏富比伦敦当代艺术晚间拍卖将在10月21日举行。佳士得还计划于10月22日在巴黎举办拍卖,随后将举办聚焦巴黎前卫艺术的拍卖,由赵无极作品《31.07.68》领衔。佳士得发言人表示此次巴黎和伦敦连续拍卖的催化剂来自佳士得7月的马拉松式ONE全球联合拍卖,以及当时伦敦对法国艺术家作品的大量竞拍。
苏富比将上拍140件基思·哈林 (Keith Haring)私人珍藏作品

基思·哈林肖像 ? Keith Haring Foundation

苏富比将举办一场在线拍卖会,拍卖140多件基思·哈林 (Keith Haring)的个人收藏作品,这些作品均由基思·哈林基金会提供。苏富比预计这些作品将带来近100万美元的收入,将上拍的作品包括戴维·鲍斯 (David Bowes)的作品,也包括一张由安迪·沃霍尔创作以哈林和他的情人胡安·杜博斯(Juan Dubose)为主题的作品,价格为25万美元。所有的作品都将首次出现在拍卖会上,所得款项将全部捐给纽约的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社区中心。在哈林去世30周年之际,基思·哈林基金会主席Gil Vazquez在一份声明中说。"作为一个基金会,我们能够在一笔捐赠中解决我们的创始人非常关心的多个问题,这是很罕见的。该中心在很多层面上体现了哈林所支持的:社区、赋权以及对我们的未来、年轻人的支持。"

在疫情与政治动荡中,
西方画廊向大中华地区扩张

Edward Ressle的新画廊设在上海银行的老总部,图片来源:TAN

即使是一场大瘟疫和政治动荡也不能冲淡亚洲不断扩大的市场的吸引力,8月份在上海开幕的Edward Ressle是今年第三家进入大中华区的西方画廊,此前来自法国的Villepin画廊和英国的弗劳尔斯画廊(Flowers Gallery)分别于3月和5月来到香港。弗劳尔斯画廊总监Matthew Flowers表示自5月画廊揭幕以来,尽管社会动荡,且经历了封锁阶段,但参观者络绎不绝,业务量超出预期。在中美紧张局势升级的情况下,Edward Ressle在上海启动面临着额外挑战,画廊总监Antonia Ressle表示:"美国艺术品进入中国大陆的进口税增加,这是一个不能忽视的问题。然而,不确定的时代也是创意输出的天然土壤——所以回过头来看,我相信我们会看到这一时期的强势作品问世。"

画廊正在逃离曼哈顿
前往哈德逊河谷

在过去的两年里,有近十家画廊在纽约北部哈德逊河谷(Hudson Valley)开张,而且这个数字在最近几个月里还在加速增长。从19世纪中叶开始,这里就是一个艺术中心,哈德逊河派 (Hudson River School)在此孕育,到了20世纪,这里出现了强调意向性、艺术性生活的思想和集体,使这里成为一个沉浸在反文化模式的地区。因此,哈德逊河谷成为与艺术殖民地也就不足为奇了。早期来到北部的人包括克里斯汀·道奇(Kristen Dodge),其位于哈德逊的九月画廊(September Gallery)于2018年开业,引领了这一浪潮,而扎克·费尔(Zach Feuer)作为Art Omi的主管,帮助将古朴的雕塑公园转变为哈德逊河谷艺术之旅的必要一站,他们都提出了类似的理由:逃离纽约的节奏。
立木画廊将进驻伦敦,开设以艺术家主导的新空间

伦敦南肯辛顿克伦威尔广场的立木画廊空间,图片来源:Alex Delfanne

立木画廊的伦敦新空间将在10月5日开放,立木画廊创始人Rachel Lehmann发表的一份关于扩张的声明中说,此前几个月由大流行病引发的对全球化艺术市场未来的不确定性。"我喜欢把这个空间看作是我们艺术家工作室的延伸,是沉思、创新和实验的空间。"新空间将引入艺术家针对特定地点所进行的创作、装置和表演。画廊新空间将伴随着英国艺术家比利·查尔迪斯的驻留计划开幕,在这个项目中,艺术家将把画廊改造成工作室,并在现场即兴创作一系列全新的绘画作品。
 
 艺术案件 
弗兰斯-哈尔斯《两个微笑的男孩》
史上第三次被盗
2011年,弗兰斯·哈尔斯的作品《两个微笑的男孩》被警察发现,图片来源:Ilvy Njiokiktjien/ANP

荷兰黄金时代大师弗兰斯-哈尔斯(Frans Hals)的一幅1626年的画作《两个微笑的男孩》(Two laughing boys)上周三凌晨在荷兰乌特勒支附近的勒尔丹的一家私人博物馆Het Hofje van Aerden的墙上被盗。警方表示,盗贼在当地时间凌晨3:30强行打开博物馆后门闯入,大约在3分钟内偷走了作品。同一幅画曾在2011年和1988年被盗,警方分别花了6个月和3年将其寻回。
 
 遗产保护 
叙利亚被炸毁的地标
如何从废墟中开始崛起?


叙利亚的建筑遗产一直是其内战的受害者和宣传工具。伊斯兰国以引爆帕尔米拉的神庙和塔墓以及其中的精美绘画和雕塑为乐,并确保全世界都知道此事。在阿勒颇——世界上最古老的持续有人居住的城市之一,政府军和叛军的战斗中造成了比帕尔米拉更严重的生命和文化损失。
叙利亚阿勒,重建过的叙利亚阿勒,图片来源:The Guardian

战争仍在继续,经济灾难也因制裁和疫情而加剧。然而,重建工作也逐步进行,主要是依靠外部资金和人员。例如,阿迦汗文化信托基金正在支持重建阿勒颇的一些露天市场。在外国教会的帮助下,一些教堂得到了修复。个别企业已尽其所能进行清理、修复和重新开放。倭马亚清真寺也正在被修复。2013年倒塌的清真寺宣礼塔再次拔地而起,其2000块碎片已被勘察和编目,像一块未拼好的拼图一样摆放在院子里。这项工作得到了车臣政府的资助,无论出于何种政治原因。柏林佩加蒙博物馆的伊斯兰艺术博物馆也在尽自己的努力,其 "叙利亚遗产倡议 "收集了20万张战前拍摄的叙利亚遗址照片档案,以便为重建提供信息。
(文章来源于TANC
热门推荐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