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资讯】从长远来看,如何最好地处置自己的收藏?

日期:2020/6/28 至 2020/6/28     地址:Artsy
       

艺术品收藏是很多人追求的一项“刺激运动”,其价格也不尽相同。对于一些藏家来说,一个令人困扰的问题是:在所处的环境发生变化时,他们应如何去处理长期以来受热情驱使而收集的大量藏品。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答案。正确的处理方式将取决于家庭动态、税务和财务规划的考量,并与藏品的价值和构成息息相关。

在匿名的前提下,我代理的一对夫妇允许我在此分享去年我们为其藏品制定的综合计划。这项案例向我们阐释,应如何为价值连城的艺术藏品制定一个务实的财务计划。


做好准备工作

Andy Warhol, Silver Liz, 1963, went 
to auction as part of Christie's Post 
War and Contemporary Art Evening 
sale in 2015.
Photo by Katie Collins/PA
Images via Getty Images.


先说说背景吧。“莎莉 ”和 “约翰”(化名)在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收藏,当时约翰的事业已颇有起色。他们觉得战后和当代艺术比欧洲现代派或古典大师的作品更容易获得,因此便将收藏工作的重点集中于此。他们支持当地的博物馆,并定期前往纽约和其他城市参观画廊和博物馆。他们与一些值得信赖的策展人建立了联系,并向他们寻求意见和建议。在多年的全身心投入后,他们在大约10年前停止了收藏。

如今,莎莉和约翰已年过七旬,他们喜欢与分置于三个家中的藏品一起生活。两人有三个子女,他们均已成年,经济也很独立。除了房地产和艺术收藏,他们的证券投资也很可观。


El Greco, Laoco?n, ca. 1610/1614.
Courtesy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在与他们的信托及遗产律师和财务顾问更新遗嘱时,两人决定,要更好地将其艺术收藏纳入遗产计划。也恰好在此时,我参与其中,帮助这对夫妇权衡他们的选择。我的目标是让两人安心,知道他们的藏品已经过深思熟虑,并为未来准备停当。


理解收藏

Keith Haring, Silence = Death, 
1989. 
? www.artificialgallery.co.uk.


该过程的第一步,是评估藏品的价值,并厘清与实物相关的任何问题。约翰和莎莉在10年的隐退期后,对市场的情况拿捏不准,并不确定他们的藏品价值究竟如何。尽管如此,以财务规划为目的对其藏品进行 “按市场计价”(mark-to-market)是相对容易的,因为其中的大部分艺术家都很有名气,而相关作品也经常在拍卖会上进行交易。

这90件藏品的价值约为4500万美元。与大多数收藏一样,这次的收藏价值也高度集中——仅15件艺术品就占到收藏品总价值的85%左右。这对夫妇也将大量长期的资本收益投入了收藏:他们花了大约400万美元来购买这些作品。


Jimmy Ernst, Radar, 1957.
Weinstein Gallery.


在项目的这个阶段,我注意到有两件作品存在状况问题,而这并不罕见。其中一件是一幅价值400万美元的画,挂在他们的餐厅里。就像许多习惯与艺术品共处的收藏家一样,他们没有注意到画作底部有食物污渍。幸运的是,我们找到了一位专门研究该艺术家作品的文物修复员,并将其恢复到了原来的状态。

莎莉和约翰还拥有一张在世艺术家的摄影作品,但相片由于过度的光照而不幸受损。它挂在一个有天窗的走廊里,而这可能就是原因所在。如果没有光损,它的价值约为40万美元。但恰恰由于光损,这张照片现在基本上一文不值。我与代表艺术家的画廊谈妥了财务协议,并重新印制了这件作品。艺术家监督了整个过程,并在新作上签了字,费用大约相当于作品公平市价(fair-market-value)的10%。

同样在此阶段,我还决定对他们的艺术保险条例进行必要的修改,并委托一位专门从事纯艺的经纪人为更新后的保险条例报价。


目标设定

Irving Penn, Poppy 'Burgundy', New York; 1968.
? Irving Penn.


这项工作完成后,我们召开了几次工作会议,讨论其收藏的潜在目标。共有三大因素为我们指明方向。

首先,他们的子女没有一人的生活方式与家装风格与藏品相符。此外,他们所有人都将获得大量的其他遗产。


Andy Warhol, Dollar Sign, 1981.
Edward Tyler Nahem Fine Art LLC.


其次,如果莎莉和约翰把藏品交给当地的博物馆,博物馆很可能会把藏品放在地下室展出,而且也只是一小部分的藏品。

最后,这对夫妇有足够的流动资产(即股票和债券)。因此,他们的遗产执行人不必为了支付遗产税而迅速出售艺术品。


处置计划

Cerith Wyn Evans, Grace to be Born and 
Live as Variously as Possible…, 2012.
White Cube.


在掌握了这些信息之后,我们将藏品共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被称为 “核心收藏”,它包括25件物品,价值约3500万美元。所有这些藏品将被长期持有,并在两人均已去世后出售。销售收益将被指定用于关注藏家的慈善机构。

下一步,我们将保留两幅珍贵的画作,用作赠与的基础。更具体地说,这两幅画将被转移到一间具有单一目的的有限责任公司(LLC)。萨利和约翰每年都会将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份赠送给他们的三个孩子和七个孙子/孙女。10位资产接受者每年可以从他们的遗产中提取价值30万美元的赠与金。我们挑选的两幅画作很容易估价,因此每年重新估价 LLC 股份的过程将十分明晰。


Banksy, Jack & Jill (Police Kids), 2005.
David Benrimon Fine Art.


其余63件藏品被分配到 “待售 ”藏品中。我们在其中加入了一些有价值的物品,以使“待售”组合更能引起拍卖行的兴趣。这将使我们在出售时能够谈成一笔更好的交易。这次出售的时机也很重要,它将让我的客户在其风险投资组合中“刻意”实现一些损失。通过这样做,两人得以将收藏品销售的资本收益与风险资本投资组合的资本损失净值化,从而降低他们在出售艺术品时需要支付的资本收益税。

该计划中还包含其他一些值得注意的“花样”。当萨利和约翰均已去世、核心藏品最终出售时,出售收益将以一种有趣的方式进行分配。30%的收益将捐给他们当地的博物馆,以回馈他们热爱的艺术机构。博物馆对得到现金而非艺术品的安排十分欣喜。其余70%的销售收入将被投入到一个捐赠者指示基金(donor-advised fund)中。他们的三个成年子女将对此负责,在10年内把这笔钱分配给数家与艺术无关的慈善机构。


Richard Misrach, San Gorgonio Pass, 1981.
Fraenkel Gallery.


与此同时,萨利和约翰也在缩减资产规模。他们将保留纽约市的临时住所(pied-à-terre),同时出售他们的其他房产,并计划将佛罗里达州作为他们的主要居住地。当这种情况发生时,纽约公寓里的两幅珍贵画作就将搬到佛罗里达,这样它们的价值就不用被纳入纽约州的遗产税考虑范围。尽管如此,与其在未来看着空白的墙壁面面相觑,不如提前制作复制品,这样纽约公寓内的美好氛围就能保持下去。现在的技术已经可以制作出肉眼无法分辨出差别的仿品。

佛罗里达州的家也将配备最先进的传感器,这样两人就可以通过他们的 iPhone 远程监控光线水平、湿度和温度。我还与这对夫妇合作,为他们租下了短期存储空间以备不时之需。当危险的风暴接近佛罗里达海岸时,他们就可以放心地将艺术品转移到安全、专业的高层空间。
Jan Brueghel the Elder, 
River Landscape, 1607.
Courtesy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萨利和约翰现在拥有了一个为他们的藏品量身定做的计划,该计划充分考虑到了其个人遗产的配置及慈善事业的目标。正如你所想象的那样,并不存在千篇一律的解决方案。但我希望,该案例能让收藏家们活学活用,仔细思考他们出于热情长期收藏的藏品,并为未来的处置做好定位。

三大因素
Ruby Anemic, Trust Me (Dollar bills), 2014. 
Aurifer AG.


从萨利和约翰的具体案例中退一步说,我认为,藏家可以根据三个因素来评估他们是否需要为自己的收藏制定一个整体的财务计划。

第一个因素,是家庭财富中与艺术品挂钩的比例。这个比例越高,与艺术品相关的财务计划就越重要。


Susan J. Barron, Lips, 2019.
HG Contemporary.


第二,考虑到艺术品基本的非流动性,藏家其余的资产流动性如何?如果因投资了房地产和私募股权而导致流动性不佳,那么制定艺术品收藏计划就显得更加重要。

最后,收藏品有多少,有多少不同的收藏类别?收藏品的规模越大、种类越多,就越需要制定一个财务计划,尽力反映出每个收藏类别的藏品在市场上交易的特殊性及细微差别。
(文章来源于Artsy)
热门推荐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