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资讯】方桌 / 自由,还是联接?不是个问题

日期:2020/5/29 至 2020/5/29     地址:假杂志
       
「2020 OCAT x KADIST青年媒体艺术家展览」近日已于OCAT上海馆正式开幕。OCAT上海一直专注于探索并呈现中国新媒体艺术的发展,此次入围的七位艺术家程新皓、李爽、林科、唐潮、陶辉、王拓及郑源,作品多为录像,零星伴有装置、摄影或数字绘画。


展览被给予「自由联接」之名,七位艺术家的各个作品并非以某种完整的研究脉络串联,而展览后续由卡蒂斯特搭线的旧金山艺术驻留机会,也让整个展览内部处于某种竞争状态。或许正由于没有明确的主题,此次展览得以囊括每位艺术家各个时期的创作,所以时间跨度较大,但对于与这些作品未曾谋面的观众是难得的机会。观众当然可以以每位艺术家创作的线性脉络观展,但此次展览的布局并不以艺术家为单位,而是以“自由联接”为形式,各位艺术家的各个作品自由地散落在展厅的某处。
 

程新皓《对一条河流的命名》,展览现场
2014-2018,综合媒介

林科《PS很无聊》,展览现场
2020,综合媒介
 
展览包含的所有录像加起来将近8个小时,信息量巨大,所以合理的布局非常重要。尽管第三块展厅区域全都是长时的录像作品,但第一大块展厅内整体录像作品时长较短,且包含了陶辉的摄影作品与程新皓的摄影作品及石头、土块装置;第二大块展厅给林科数字绘画创作的独立空间,这些都能让展场稍显轻盈,也让观众在大量录像的包围之下有一丝喘息的机会,间或安排的座位区也对观众更友好。

作品方面,鉴于本次展览的性质,各位艺术家提交的2019年及以后创作完成的新作品并不多,许多作品已在多地、多种场合与观众见面。笔者也因观展精力及撰稿时间有限,无法一一论及所有作品,所以本文将主要评论两组新的作品,即来自王拓的《扭曲词场》与程新皓的《致海洋》。

王拓《扭曲词场》
 
王拓《扭曲词场》,展览现场图
2019,三频高清影像,彩色有声,24'38''

继《烟火》之后,王拓又为自己的东北项目增添了新作《扭曲词场》。《烟火》主要受2018年张扣扣复仇案的启发,并间以《聊斋志异》的故事,此次在OCAT上海馆新展出的三屏录像《扭曲词场》则是《烟火》故事的侧线。从《烟火》中我们便可看出王拓运用并杂糅现存文本的能力,它们原本各自独立,但通过旁白、无声录像、音乐被糅合在一起,重构出完全属于王拓自己的故事,并通过这种方法传达艺术家理念。同样的,《扭曲词场》中王拓依然使用了多重时空交叠的讲述方法,重构了北大学生郭钦光于五四运动期间的死亡与张扣扣复仇案,并在旁白加入《聊斋志异》卷六《缢鬼》的故事,以及M.C.史蒂文森在针对新墨西哥州祖尼人的田野调查中提及的案例。
 
《扭曲词场》的影像部分大致包含了三条线索,即北大学生郭钦光之自缢,“张扣扣”于复仇前夜的城市游荡及复仇后的关押审判与枪决,还有某位音乐现场听众的一天——“张扣扣”夜间在城市游荡时走入了该音乐现场,并与这位听众擦身而过。而这位听众表现出的某些异质特征与状态——怪叫、颤抖,令人无法不与王拓想要探讨的「萨满」联系起来。
 
静帧截屏,致谢艺术家及空白空间北京

静帧截屏,致谢艺术家及空白空间北京

另一方面,前半段录像旁白为聊斋故事,让人自然而然就代入了影像中郭钦光的形象——他也在困顿的世道中寻找最后的死路。而后半段旁白新墨西哥州的「萨满」故事,与满面绿光(暗示死亡)的书生、行为异常的音乐听众,以及完成复仇最终被枪决的“张扣扣”,交织在一起。所有被提及、呈现的人,他们的身份早已模糊,没有边界。配合着恰到好处的音乐节点,萨满鼓与火的元素,我们看到深陷历史轮回之中的具体身体,人人身处泥淖,无一幸免。王拓也进而提出他关于「泛萨满化」的观点:“这里的「泛萨满化」并不是指一种特定的信仰形态或载体,而是暗示在我们浑然不觉的历史轮回情境中,具体的身体成为了连接不同时空叙事的泛灵媒介。”而在萨满早已被科学击败的当下,整个社会正在经历「泛萨满化」:“所有的生存经验都被介质化,所有的动作被仪式化,尽管没有萨满,却是集体出神”。

程新皓《致海洋》

程新皓《致海洋》,展览现场图
2019,单通道高清录像,彩色有声,49'56''

《致海洋》出自程新皓去年开始的滇越铁路项目。滇越铁路是由法国殖民者在20世纪初修建的连接越南与程新皓家乡——云南的窄轨铁路,它从1900年开始由越南的港口城市海防开始建造,连通河内,再向西北延伸进入云南,直至省会昆明。整条铁路在1910年建成,并成为云南的第一条现代道路。程新皓童年时就住在滇越铁路沿线,在他得知它的尽头是一片大海之后,这条铁路就承载着其对海洋的想象。
 
朝着儿时幻想大海的方向,程新皓在去年踏上了这条铁路。全长共446千米,一共19天,每公里捡拾一块砟石背在身上,直到中越边境。背影、侧影,行走、捡石头,只有这些画面、仅仅这些画面,占据了整整49分钟——一种可以想见的重复与枯燥。但每一段铁路都由艺术家本人亲身走过,重复是机械动作的重复,他的每一步在时间的标尺上都是往前新迈的一步,于是我们在少有复杂剪辑的一段段镜头中,明白无误地感受到时间。最终19天的行走,与回程4个小时的快速铁路在距离上划上了等号,演变为录像则只剩下49分56秒。展厅里,三种计算维度的时间——自然的时间、现代化的时间、艺术处理的时间,重叠在一起。它让人想起蔡明亮更为极端的《行者》及后续系列,李康生扮演的僧侣以近乎“静止”的速度漫步在香港、巴黎等大城市的街头。蔡明亮用一种凝固的、浓稠的时间感去对抗讲求速率、高效的资本主义,而程新皓则完完全全用自己的身体去带领观者体验时间。
 
静帧截屏,致谢艺术家

如果足够凝神,观者甚至可以在观看的恍惚间与程新皓的身体附为一体,感受动作的枯燥,想象变得越来越沉重的身体,骨骼摩擦,肌肉撕扯,痛楚。然而铁路两旁日夜交替变换的风景——迷雾的树林、湍急的河流、山间的鸟鸣、险峻的陡峰、宽阔的峡谷,还有偶尔闯入镜头、在铁路上赶着牛羊、不解看着这位苦修者的当地人,以及艺术家一路上不语的沉思,这些或许是19天之于4小时所无可替代的价值。


OCAT上海馆入口七位艺术家展览海报

李爽《只想在你身边长眠》,展览现场
2018-2019,三频4k录像装置

唐潮《地方摄影》,录像静帧截屏,致谢艺术家及Vanguard画廊
2016-2018,综合媒介

陶辉《南方戏剧史A幕》,展览现场
2018,综合媒介

郑源《游戏》,展览现场
2017,单通道高清录像,彩色有声,17'01''

除此之外,王拓另有《痴迷录》、《烟火》及早期的两件录像,程新皓《我想拍一部电影》、《月升》等。李爽则有作品《和我结婚,拿中国国籍》、《T》、《只想在你枕边长眠》,林科《PS很无聊》,唐潮《鳞片闪烁,像树略过火》、《蝴蝶暗房》、《地方摄影》等,陶辉《观光客》、《唯一具体的人》、《南方戏剧史A幕》等,郑源《游戏》、《梦中的投递》、《普罗大众之夜》等。
(文章来源于假杂志
热门推荐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