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资讯】阿尔敏·莱希进驻上海: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日期:2019/7/17 至 2019/7/17    
       

Almine Rech-Picasso
Photo: Jouk Oosterhof.
Courtesy of Almine Rech.


法国画廊阿尔敏·莱希(Almine Rech)的上海空间于7月12日在外滩虎丘路上的琥珀大楼正式开幕。这所创立于1997年并已经在全球多个城市设立空间的画廊的入驻,让上海外滩地段这幢始建于1937年的建筑物正式成为了又一个国际画廊的聚居地,加之街对面的上海外滩美术馆以及不远处步行3分钟可至的佳士得拍卖行上海空间,可以说,一个适配海派特色的当代艺术街区已然成形。

2018年初,画廊主阿尔敏·莱希决意在上海开设其在亚洲的第一家空间。而直到2018年9月贝浩登画廊开幕、2019年3月里森画廊入驻之后,阿尔敏·莱希筹备开幕之事仍旧只是行内小圈子人口中不断流传和猜测的话题。“为何不在香港而是上海?”,这在多家西方老牌画廊入驻琥珀大楼后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无甚新意的问题。有趣的是,就在阿尔敏·莱希上海空间正式开幕的前几天,佩斯北京展览空间宣布关闭,画廊方将原因归咎于中美贸易战背景下艺术品交易的高额赋税,由此,存在于北京的非本土画廊空间似乎一只手就能数出来。相比之下,上海艺术圈反倒热度不减,越来越多的画廊选址上海、越来越多的美术馆 IP 也选择落户此地。现阶段来说,若想要深耕中国内地市场,在中国大陆设立空间——哪怕很小的一个——成为了一种必须项;而要进驻内地,上海甚至已经成为了唯一的最佳选择。


Amber Building
Photo: Alessendro Wang.
Courtesy of Almine Rech.


阿尔敏·莱希的开幕首展汇聚了画廊合作艺术家约翰·M·阿姆利德(John M Armleder)、让-巴蒂斯特·贝尔纳代(Jean-Baptiste Bernadet)、西尔维·夫拉里(Sylvie Fleury)、君特·福尔格(Günther F?rg)、艾达·特西奇和威尔弗里德·米尔(Ida Tursic & Wilfried Mille)的作品。约翰·M·阿姆利德闪着亮片的绘画作品和西尔维·夫拉里“眼影盘”般炫目的《眼神》(Eyes to Kill)相映成趣,不远处的《香奈儿购物袋》(Chanel Shopping Bag)雕塑更是直指消费文化。当然展览现场还有杰夫·昆斯的限量版作品可供出售,多彩的君特·福尔格和被称作“当代莫奈”的让-巴蒂斯特·贝尔纳代的作品也都在场。对于上海的观者来说,这是一场好看、易读的展览,而画廊与北京松美术馆合作的艺术家群展“隐形于色”也将同期开幕,对于这家初探中国大陆市场的法国画廊来说,可以算得上是一次颇具影响力的首秀。

在阿尔敏·莱希上海空间开幕前夕,画廊的两位总监张震中和顾小骞接受了 Artsy 的采访。为何选址琥珀大楼?他们对中国藏家有着怎样的评价?画廊在中国市场的耕耘现况又如何?这两位年轻的画廊总监给出了一些意料之外的回答。


John M Armleder
Fruit du lotus, 2018,
Mixed media on canvas 
225 x 150 cm, 66 7/8 x 47 1/4 in.
? John M Armleder
Photo: Annik Wetter.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Almine Rech.



可否介绍一下上海空间的创建过程?


我们大概是2018年初的时候开始筹划这个事情。当时贝浩登已经在琥珀大楼了,所以我们其实也很想在这周边寻找空间。当时其实有过纠结,有一些人给我们的建议是,其实上海本地的藏家并不来外滩这一块,是否应该考虑法租界。但最后我们得出的结论是,本来我们就是这样一个地位的画廊,加上贝浩登——那个时候还没有里森——以及对面的上海外滩美术馆,这样的一个协同增效作用肯定可以把这个地方打造成一个很多藏家会光顾的一个地方。

为什么想和贝浩登在一个区域?也许西岸也有很多空间可供选择。


贝浩登是一个促成性的元素,最重要的其实还是以上海外滩美术馆为主导。画廊主阿尔敏·莱希对于上海的喜欢,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上海有更多的美术馆、更多的观众、更多的艺术从业者,她希望在一个比较有活力、比较成熟的氛围里开设空间。法租界很多空间往往都是分散的。西岸我们也去看过,感觉还是外滩区域跟群众的接触性比西岸更强。西岸我们也觉得很好,但当时还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我们没有找到合适的空间。

Günther F?rg
Untitled, 1998 
Acrylic on canvas 
90 x 110 cm, 35 3/8 x 43 1/4 in.
? 2019 Estate Günther F?rg, Switzerland / VG Bild-Kunst Bonn Photo: Melissa Castro Duarte.



你们对于空间的硬性选择标准是什么样的?


地段肯定是其中一点,建筑也是。如果你去看我们全球另外四间画廊,其实每一间画廊都位于本地很有标志性的地方。所以我们对建筑本身所透露出的一种气质是很在乎的。

为什么选择在这样的一个时间点做开幕?


其实不是一个选择。我们觉得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就可以开了。

Jeff Koons
Gazing Ball (Rubens Tiger
Hunt), 2017, Archival pigment
print on Innova rag paper, glass, 102,4 x 126 x 5,4cm
(framed) 40 5/16 x 49 5/8 x2,
1/81 in (framed) Ed 6/20 + 5 AP.
? Jeff Koons
Photo:  Alessendro
Wang.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Almine Rech.



佩斯画廊前几天关闭了北京的展厅,你们觉得展示空间对于画廊来说有多重要?有什么不可替代的意义?


还是有的,随着这个行业的发展,很多画廊会觉得展示空间没有必要,他们只要能够参加艺博会,他们的人员基本上90%的情况都在全球各地飞,这样就可以有一个稳固的销售情况。但毕竟还是需要把这件作品在某一个地方挂出来,给客人看到的。虽然现在你可能看 PDF 就可以购买,好像画廊空间不是非常重要,但其实大家最后还是都希望能够看到作品再下决定。

但这个完全可以用所谓“私人展室”(private viewing room)或者办公室来解决的问题,并且所谓的人流未必是画廊的有效客户,那么为什么一定要有一个展示空间?


因为西方当代艺术都是属于国内藏家群体非常新接触的。从去年我加入画廊到现在,我做的所有事情就是教育。做教育最好的就是去看展览,在全球各地,不管是不是我们画廊的展览,只要有好展览,我都会带着客户去看,然后给客户讲解。如果能让他们感兴趣,肯定需要一个展览平台,而不是我把这个东西挂出来,然后像市场一样,你去进去挑一张,什么都不知道,买回家就挂着了。这肯定不是画廊希望的客户。我们已经策划了后面几年的艺术家项目。希望能够通过这个展示空间把中国的藏家还有普通群众带过来,让他们看到在艺术品方面还有别的可能性。很多观众和藏家没有时间在全球各地看展览。想进入收藏这个领域,所有人都是先从欣赏开始。

Exhibition view: Approaches to Abstraction (July 12 - August 24, 2019), Almine Rech Shanghai. 
Photo: Alessendro Wang.
Courtesy of Almine Rech.


画廊的另一个或者说更核心的业务是什么?是推广艺术家和帮助艺术家完成他们想做的东西。艺术家一生有很多不同的系列和阶段,肯定会希望自己的每一个阶段,或者每一个想做的项目在一个很好的环境中完整地呈现出来。我们没办法让每位艺术家随时都可以去一个美术馆做展览,那作为画廊,我需要去完成艺术家的项目和想法。这是为什么一个展示空间,无论何时何地都是需要的,对于画廊来说,你就是做这份工作的。我自己和很多艺术家沟通,每次做一场展览,他们很多时候第一个问题都是“大家会喜欢吗”,而不是“藏家喜欢吗”。他们很在意各种不同的人对他的作品的看法。从我这个角度来讲,我是为艺术家工作,我相信我的艺术家需要一个展示空间的,而不是隔几个月拿一两幅画在办公室里挂挂就好。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在亚洲没有任何空间的画廊,既然在上海要开,那肯定就要开一个完整的展示空间。

Exhibition view: Approaches to Abstraction (July 12 - August 24, 2019), Almine Rech Shanghai. 
Photo: Alessendro Wang.
Courtesy of Almine Rech.


能介绍一下目前画廊在中国的藏家构成吗?


很多。(什么职业的)都有。从“90后”到60多岁。


我们其实提前做了很多内部的数据统计。所以确实可能之前几年画廊的群体更偏向于四五十岁左右。但是近几年在大陆、亚洲,藏家真的非常多元。而且不见得年轻的藏家买的就是价值偏低的东西。此外,我们从2017年到2018年完成了(在大陆的)有效客户一倍的增长。然后从2018年到现在,基本是1.5到2倍的增长。这么多年来,一直在稳步地增长,近几年增长就更迅猛了。实打实地看到了效果。欧洲、美国的藏家市场很成熟,所以你很容易就一大批接触过来,实现一个稳定的逐步增长。但大陆市场真的是……


开拓性的。
Sylvie Fleury
Eyes To Kill, 2018,
Acrylic on canvas on 
wood 101.6 x 95.6 x 6.7
cm, 40 x 37 5/8 x 2 5/8 in.
 ? Sylvie Fleury
Photo: Alessandro Wang.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Almine Rech.


所谓有效就是至少产生过一次交易的?


对。

这些中国藏家里面,你们是否可以总结得出一些品位上的偏好?比如一些年轻的藏家,他们喜欢潮流艺术。


有。我跟藏家接触比较多,自己也是90后。我觉得这个完全是看一个文化背景,而不能说单单用千禧一代来判断。很多像我认识的一些80后、90后的朋友,他们一开始入门可能买的是潮流的。慢慢买了一两年以后,有一波人“进步”了,他们自己会说“我们已经升级了”。他说我现在会从 KAWS 到准备要买一张巴斯奎亚,然后你知道他会觉得我要买更好的东西。那潮流也有从一开始那些潮流,变到巴斯奎亚那种潮流。然后或者他们会说我这辈子想攒钱买张毕加索。可能一开始如果不是因为那些潮流艺术家,艺术不会渗透到他们的生活中。

Exhibition view: Approaches to Abstraction (July 12 - August 24, 2019), Almine Rech Shanghai. 
Photo: Alessendro Wang.
Courtesy of Almine Rech.



那光顾你们画廊的藏家呢?


你总得有一个渠道把这个东西放到他们面前,让他们知道这是一个选择。不然的话,他就永远都不知道有这个选项。因为市场上的艺术家——或者当代艺术家——实在是太多了。


我这边也有一些藏家,也是很喜欢潮流。聊完之后,我挺感动的。他们是真的从零几年就开始追 KAWS,他们可能以前就是玩潮牌的,喜欢买衣服,真的是在 KAWS 名不见经传的时候,一直支持他,那个时候就喜欢,直到今天 KAWS 成为了一个所谓的“fine art artist”,他们还继续支持。他们能一步一步跟我讲 KAWS 这几年是怎么变化的,我觉得这一点我还蛮感动,蛮被震撼到的;第二就是我个人的经验,我的几个很好的藏家朋友,可能在我们这里买的作品跟一些潮流艺术相比真的在金额上不值一提。但我能够看到他们想去了解其他艺术种类的那种决心和兴趣,当我了解了他们的故事之后,我很尊重他们的选择。

具体到这个空间上,你们未来打算怎样去推广你们画廊的艺术家,有没有一些展览计划可以分享一下?包括和美术馆的合作,类似这一次和松美术馆?


现在可以分享的接下来的展览计划有两个,一个就是9月份我们会做日内瓦·斐吉斯(Genieve Figgis),一个爱尔兰艺术家的个展,然后11月份是詹姆斯·特瑞尔(James Turrell),会做一个他的全新装置。接下来最近的就是和松美术馆的这次合作,整个美术馆都(展出)我们的艺术家。两个美术馆和画廊团队一起探讨出策展观念,包括作品的选择各方面,这是一个很大的工程。接下来有一些项目还在谈,在2020年,会在上海一家知名美术馆有另外一个我们画廊艺术家的展览,同时,我们还在跟北京、上海的另外两家美术馆谈另外两场展览项目。

Exhibition view: Approaches to Abstraction (July 12 - August 24, 2019), Almine Rech Shanghai. 
Photo: Alessendro Wang.
Courtesy of Almine Rech.



都是民营美术馆吗?


对。确实如你刚才问到,为什么这个时间开幕?那一方面肯定是我们准备好了;那另一方面,正好我们准备好了跟松美术馆这场展览的衔接,我们也希望我们落地,包括以后我们在本地的活动,都是要和本地的机构,各方面的资源一起来做这个事情。松美术馆的展览日期是早定的,画廊的开幕日期一拖再拖,装修中有很多不确定性。

与松美术馆的对话是怎么开始的?


最早就是我们去和松美术馆去做接洽。认识了之后,我就提出了这么一个想法。他们说我们什么时候空间是空着的。那我想说,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合作一个项目。它也是个新的美术馆,我们这边是一个有着20多年历史的画廊,所以学术上也是摆得住的。那我们为什么不能从想法上、概念上,也给这个美术馆提供一些建议。后来我们就提出了展览方案。经过了很多次的调整、互相的沟通,最后形成了这样的一个展览。(选择松美术馆)确实是偶然的。因为我的职责是在中国推广机构展览,肯定不可能只跟松美术馆谈。肯定是根据不同的美术馆提出不同的项目,这个美术馆,它可能适合展一个什么样的艺术家,那个美术馆可能适合做一个什么样的群展。我们画廊为它量身订做一个方案。

Exhibition view: Approaches to Abstraction (July 12 - August 24, 2019), Almine Rech Shanghai. 
Photo: Alessendro Wang.
Courtesy of Almine Rech.


你们的那些作品的各方面成本都是自己来承担吗?比如说作品的运输、保险。


没有,大的部分还是美术馆来负责。

你们这次在上海画廊空间展出的作品,大概在什么价格区间?


一万到十几万欧元。

未来会代理更多中国艺术家吗?


我们有在积极寻找。

Sonia Xie
(文章来源于Artsy)
热门推荐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