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资讯】99岁女艺术家露琪塔·乌尔塔多的挑战极限

日期:2019/7/9 至 2019/7/9    
       
露琪塔.乌尔塔多Luchita Hurtado, 2019, ? Luchita Hurtado,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Hauser & Wirth, Photo: Oresti Tsonopoulos

“我很自由,我的人生无憾了?!”
“我已经99岁了,我每天创作,很幸运,也很满足,只要不卧病在床?!”

荣获今年美国《时代》杂志全球最具影响力百大人物的委内瑞拉籍女性艺术家露琪塔·乌尔塔多(Luchita Hurtado)于今年5月21日上午在伦敦蛇型赛克勒美术馆(Serpentine Sackler Gallery)她个人作品展开幕的现场,笑容满面,作了以上表示。

娟秀优雅外型,一身灰色衣裙,同色系花纹长围巾、灰亮靴子,加上梳理工整的灰银头髮,珍珠耳环,不时翻动圆滚滚大眼睛,橘红色双唇下,满口贝牙。她,怎么看都不像是接近人瑞级的耄耋。

额头、眼角的皱纹,彷彿映照著世纪岁月的流转,沧桑中泛着荣光,是旺盛生命力的直接展现。

1935年的露琪塔.乌尔塔多Luchita Hurtado,图片来源:蛇形画廊

从1930年代开始画画以来,创作年代超过70年,她只管埋首画画,全不公开。这是第一次跨国际举办的大型回顾展,她感恩惜福,一再言谢。

露琪塔·乌尔塔多为了迎接这个迟来的桂冠与肯定,千里迢迢地从美国洛杉矶,专程搭机到伦敦,展览开幕前,坐着推车到展场,让媒体提前采访拍照,亲切幽默,爽朗笑声不断,令人留下深刻印象。

听到作品被喜欢,被收藏,露琪塔·乌尔塔多的开心,全写在脸上,像个无邪天真孩子,手舞足蹈起来。

露琪塔·乌尔塔多Luchita Hurtado和她的儿子Matt 和John Mullican,Taos,1965年在新墨西哥,图片来源:蛇形画廊

然而,历历往事,也是她现实人生的重要部分。她从委内瑞拉、到美国、到墨西哥,又回美国……度过了迁徙与飘泊,经历过3段婚姻,感情路上也有跌撞挣扎,爱与被爱之间,刻骨铭心。如今,一一挥别了枕边旧爱,也2度尝受黒发人送白发人的揪心痛楚,前后4个儿子当中,只剩2位,但她选择吟唱千风之思,积极迎向新人生。

“生活会改变你”,乌尔塔多说道,这张照片是其子马特·穆里坎于1973年拍下的。“我曾经有过多重人生,但每一天,我都是截然不同的。”这段时期,乌尔塔多和丈夫李·穆里坎把圣莫尼卡机场的巴克机库(Barker Hangar)当成工作室。翌年,洛杉矶的女性大楼(Woman’s Building)举办了她的第一个个展,展出了她融合英语和西班牙语单词的画作。摄影:Matt Mullican,图片来源:豪瑟沃斯

“怀念经济拮据的日子里,一家人没有花太多钱去欧洲旅游,住在公园的帐篷里,亲自烹煮食物,洗10分钱的澡堂……然而欢乐无边无际。”随着时光飞逝,许多人、事、地更迭,仅留下浓浓的爱与回忆,让她咀嚼玩味。

看着陪伴在身边,英挺的么儿约翰·穆里坎(John Mullican ),她没有让自己陷在太深的愁绪与忧伤之中,破涕为笑,直说,“我很知足,也很幸运,到现在还可以每天创作,自由自在,做我想做的事?!”
露琪塔·乌尔塔多Luchita Hurtado是洛杉矶女性艺术家成员(从左至右): Alexis Smith, Ann McCoy, Barbara,Haskell, Janice Brown, Avilda Moses, Barbara Munger,Lois Miller, Susan Titelman, Clemens, and Luchita Hurtado,Los Angeles图片来源:蛇形画廊

露琪塔·乌尔塔多大半生周旋在艺术家庭、艺术家群体之中,但自己所属的女性艺术,没有受到应有重视,几乎没有什么公开大展览,她没有太多计较与抱怨。反而倒像吃甘蔗,近二年不约而同,为她张罗的大小展览,接踵而至,简直喜出望外,她很高兴大家研究她的作品,也希望自己保持耳聪目明,继续创作下去……

“如果不做艺术家,还想做什么?!”
“做自己,用自己的努力,去影响周遭……”

言简意赅,显然艺术创作,还是她的全部。

1978年的露琪塔·乌尔塔多Luchita Hurtado,图片来源:蛇形画廊

露琪塔·乌尔塔多感叹眼前世局的失序混乱。“有权有势的人,一个按钮,可以毁灭全世界?!”她忧心忡忡。

但她觉得,人活在世界上,没有悲观权利,她愿意不断透过艺术创作,在许多重要议题上,耳提面命。例如,大自然关怀、气候变迁、环境退化等等,去展现所长,发挥影响力!

露琪塔·乌尔塔多一再强调,她接受自己已经是99岁的事实,没有多想未来,但坚持不卧床、不松怠、踏实做自己喜欢做的创作,永远活出自己。

这样的艺术家典范,让人敬佩不已,非常值得让我在忙碌工作行程中,依然要为她绕半个地球远,飞来伦敦,亲临展览现场,共掬她一抹生命的兀傲与芳香?

露琪塔·乌尔塔多,摄影:Laura Joliet,图片来源:豪瑟沃斯


露琪塔·乌尔塔多LUCHITA HURTADO:
《我生活过,我死亡过,我还将重生(I LIVE I DIE I WILL BE REBORN) 》
展览时间:即日起至10月20日
展览地址:伦敦蛇型赛克勒美术馆 Serpentine Sackler Gallery

这是露琪塔·乌尔塔多在公共机构的第一场个展。

Luchita Hurtado, Untitled, 1949, Crayon and ink on paper, Unique, 73 x 35 cm, ? Luchita Hurtado, Private Collection, Photo: Genevieve Hanson

Luchita Hurtado, Untitled, c. 1951, Crayon and ink on paper, Unique, 61 x 45.9 cm
? Luchita Hurtado, Courtesy 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 Gift of Janet Dreisen Rappaport and Herb Rappaport through the 2019 Collectors Committee, Photo: Genevieve Hanson

Luchita Hurtado, Untitled 1969, ? Luchita Hurtado Hammer Museum, Los Angeles. Purchased through the Board of Overseers Acquisition Fund, Image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Hauser & Wirth Photo: Jeff McLane

Luchita Hurtado, Untitled 1971, Hauser & Wirth Collection, Switzerland, ? Luchita Hurtado, Image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Hauser & Wirth, Photo: Jeff McLane
Luchita Hurtado, Untitled, 1972, Oil on canvas, Unique, 83.5 x 48.9 cm, ? Luchita Hurtado,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Hauser & Wirth, Photo: Genevieve Hanson

Luchita Hurtado, Untitled, 1972, Oil on canvas, Unique, 83.5 x 48.9 cm, ? Luchita Hurtado,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Hauser & Wirth, Photo: Genevieve Hanson



Luchita Hurtado, Untitled, 1971, Oil on canvas, Unique, 127 x 88.6 cm, ? Luchita Hurtado,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Hauser & Wirth, Photo: Jeff McLane







露琪塔·乌尔塔多Luchita Hurtado: I Live I Die I will Be Reborn蛇形画廊展览现场? 2019 Luchita Hurtado Photo: Hugo Glendinning

关于露琪塔·乌尔塔多

▲ 露琪塔·乌尔塔多,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

露琪塔·乌尔塔多(Luchita Hurtado)1920年出生于委内瑞拉迈克蒂亚,并在其七十年的绘画和素描实践中,研究了普遍性和超越性的问题。她通过对抽象、神秘主义、形体及风景的融合来发展自己的艺术语汇,以非常规的技巧、材料及风格进行了丰富的实验,回应着她的多元文化与经验环境,并借此塑造了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乌尔塔多在1928年移居美国纽约,并在那里参加了艺术学生联盟(Art Students League)的课程。1940年代末,她搬往墨西哥城,随后又迁居旧金山湾,并经常访问新墨西哥州的陶斯,并最终定居于洛杉矶。

虽然乌尔塔多与许多国际知名的艺术家和知识分子(比如墨西哥壁画运动及超现实主义的成员)都有所联系,但她的实践始终都是独立的。她的作品延续了对自我肯定的考察,用色明亮、表达丰富。乌尔塔多的作品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继续发展,明显地呈现出一种对自然主义的表现和具象的转向,并产出了一批被称作“我是”(I am)的自画像。这批画作以一种个人的视角看待身体,并将我们和她自己的目光汇合到一起,创作出一种出人意料的效果——以地板作为背景,并把柔和的形体线条置于硬朗的几何边缘之上。

随后,乌尔塔多又创作了一系列超现实主义的身体风景,其中以人体呈现出山峦和沙丘的形态,强调了肉体和自然世界之间的相互联系——而这种微妙的平衡现在正面临危险。乌尔塔多意识到了这一生态危机的紧迫性,而她对环境的关注也始终影响着她不断扩张的视觉语言。
(文章来源于HauserWirth画廊)

热门推荐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