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罗全球艺术精品
 

【资讯】为什么KAWS不能算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

日期:2019/4/12 至 2019/4/12    
       
4月1日,香港苏富比“NIGOLDENEYE? Vol. 1”晚间拍卖中,KAWS作品《KAWS专辑》(The KAWS Album, 2005)以1亿港元落槌,加佣金为1.15966亿港元(合约1480万美元),超过估价15倍,大幅创下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图片来源:苏富比

4月1日的愚人节之夜,KAWS恶搞“辛普森一家”(The Simpsons)与披头士乐队(The Beatles)的画作《KAWS专辑》(The KAWS Album, 2005),在香港苏富比以1.15966亿港元(合约1480万美元)成交,超过估价15倍,一举刷新了他的个人拍卖纪录。艺术市场评论人,《艺术新闻/国际版》撰稿人Anny Shaw对这一市场现象发表了自己的批评意见。

4月1日,KAWS画作《KAWS专辑》以1480万美元成交——这不禁令人联想到2017年1月2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誓就职仅一天之后,亚马逊网上书城中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的反乌托邦小说《1984》便被抢购一空,并位居美国地区图书畅销排行榜一周,在1月26日更是一越成为畅销榜排名第一位。如果说反乌托邦小说的上榜是美国民众对于特朗普上台的回应与内心写照,那么在愚人节之际,KAWS的这件作品创下天价记录,是否也说明了这一事件也足够出人意料?




1480万美元是什么概念?确切来说,这相当于纽约州北部一座城堡的价格,或是3000万个吉百利奶油彩蛋,或是1.19幅珍妮·萨维尔(Jenny Saville)的画作——珍妮·萨维尔的作品《支撑》(Propped, 1992)作为在世最贵的女性艺术家作品,也不过以1243万美元成交。

珍妮·萨维尔(Jenny Saville)《支撑》(Propped, 1992),成交价:9,537,250 英镑,约合12,427,037美元。作为目前全球最贵的在世女性艺术家的作品,成交价仅为《KAWS专辑》的4/5。图片来源:苏富比

萨维尔:Seriously?

然而似乎这还不够离谱,拍卖结束后的第二天,25岁的加拿大流行歌手贾斯汀·比伯(Justin Bieber)在Instagram上发布了KAWS这件作品的图片,并得到了苏富比官方账号与KAWS本人的回复,引发众人猜测他就是这件作品的买家。


4月2日,加拿大流行歌手贾斯汀·比伯在Instagram上发布了《KAWS专辑》的图片,得到了苏富比官方账号与KAWS本人的回复。图片来源:TANC

——尽管这两件事看起来都是这么的不靠谱,但负负也不会得正。

抛开这骇人听闻的金额以及未经证实的传言,让我们来看看真正的问题所在——KAWS作品中的创作理念。

苏富比的图录中将《KAWS专辑》称为“KAWS(又名布莱恩·唐纳利)毕生创作出的最成熟的布面作品”。在这件被认为是机智诙谐与颠覆性挪用完美结合的作品中,KAWS借用了《黄色专辑》(The Yellow Album)——《辛普森一家》动画中对于披头士乐队的专辑《派伯中士的寂寞芳心俱乐部乐队》(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封面的恶搞版本,将其中的黄色卡通人物替换成了自己的“Kimpsons”人物形象,将它们的眼睛用自己极具代表性的“XX”来代替。(若披头士得知此事,不知他们是喜还是忧?)

《辛普森一家》动画中《黄色专辑》(The Yellow Album)封面,图片来源:Wikipedia

披头士乐队《派伯中士的寂寞芳心俱乐部乐队》(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专辑封面,图片来源:Wikipedia

相较而言,KAWS早期的广告涂鸦作品似乎更具有艺术价值——那时的KAWS时常深夜游走于纽约街头,悄悄卸下公交车站的广告牌,为海报上的模特画上卡通脸和“XX”眼,并在天亮前再将它们装回原处。

KAWS最早在1990年代的纽约是一名涂鸦艺术家。他常常在深夜悄悄卸下大街小巷的广告牌,为上面的模特画上卡通脸和其标志性的“XX眼”,并在天亮前将它们装回原处。这些融合了商业广告与其个人艺术创想的“广告涂鸦”,引起了商家的关注。之后,一些品牌亦陆续开始与KAWS的合作,极具辨识度的双X骷髅人物形象便正式出现在一些商家的海报中。图片来源:Pinterest

然而关键在于,他的创作似乎从来没有真正地变化过。其在此之后的大量作品都充斥着带有“XX”眼睛的卡通形象——史努比、米老鼠、饼干怪……它们永远都在被这同样的方式恶搞,“换汤不换药”,始终无法跳脱出这一模式。KAWS的创作在最初阶段的确是由艺术出发,然而如今更为注重的却是商业方面。各类展览和品牌联名在一定程度上能够说明其作品的艺术价值,但是一味追求商业成就而疏于创作理念上的突破与创新,不免开始令人审美疲劳,也迫使我们重新衡量其作品的艺术价值。

KAWS玩偶。部分玩偶中,KAWS以其标志性的“XX”眼睛对已有的卡通形象进行了再创造。图片来源:Culture Cartel

KAWS在其部分画作以及品牌联名中,以其标志性的“XX”眼睛对已有的卡通形象进行再创造。图片来源:Pinterest
KAWS的各种收藏品的确引发了亚洲地区对他的狂热崇拜,但是,这些应该被称为艺术吗?

马塞尔·杜尚、安迪·沃霍尔、谢丽·列文、莎拉·卢卡斯……这些,是曾经真正向精英阶层以及资产阶级美学与观念价值模式宣战的艺术家。然而KAWS并不属于这一类——尽管他的公关团队严正声明《艺术新闻》在描述他时得将“街头艺术家”中的“街头”二字去掉。看来,KAWS的团队正在对其品牌形象进行重新塑造。


4月2日,KAWS在Instagram上写道:“多么奇怪的一个早晨……我是否认为我的作品应该卖这么贵?不。我今天早上是否还是一如既往地按时来到了工作室?是。我明天还会这样做吗?会。祝大家愉快!” 图片来源:TANC

谦虚如故,在作品创下纪录之后KAWS在Instagram上承认,是市场失去了理智。“我是否认为我的作品应该卖这么贵?不。我今天早上是否还是一如既往地按时来到了工作室?是。我明天还会这样做吗?会。” 然而这便是问题所在:周而复始,无限循环,一切如旧。当然了,这都不是事儿,毕竟在这世界上每一分钟都有新的富豪诞生。  
(文章来源于TANC
热门推荐
换一换
帮助中心 | 配送与验收 | 售后服务 | 服务协议 | 隐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艺术眼版权所有 © 2017 京ICP备1703342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416号